镜之彼端:SCP基金会小马利亚分部的缘起

小马利亚,一片和谐、富饶而广袤的魔法之邦。纷争、混战、分裂与动荡早已成了过去时,对友谊的信仰为这块土地带来了长久的和平与安宁。国民生活在幸福、安全与稳定之中,欢笑与歌唱的声音几乎在每一个角落都能听闻。三位为国民所尊敬和爱戴的公主——塞拉斯蒂亚公主、露娜公主1和韵律公主——共同统治着这块土地,为国家和国民尽心尽力。而谐律元素,则氤氲着已知最强大的魔法,净化一切不和谐的事物。即使有纷争与不合,似乎也只是暂时的风浪,甚至只是宁和的交响韵律所必须的一点波澜。诚实、善良、欢笑、慷慨、忠诚、魔法,谐律元素的持有者们,秉持着自己纯净的内心与相互之间牢不可破的友谊,与公主们一起,守护着小马利亚金瓯无缺,让谐律元素的光辉继续在天穹之下闪耀。

一切的一切,是那样的明耀,好似昭昭旭日之下、青山碧水之间,闪烁着宝石光芒的理想之乡。

但是,正如毫无波澜的水流之下常常藏匿着乱流一般,在这氤氲着光辉的国土之上,终究潜藏着挥之不去的阴暗。它们藏身在阳光所不能及的阴暗之地、隐匿于民众所不能知的无生之土,伺机而动,带来虚伪、冷酷、恐惧、吝啬、背叛与鲜血。它们将安详平和的画卷无情扯碎,将谐律元素的光辉用重重浓云遮盖。

它们,便是所谓异常。那些不可解释的东西,那些我们所不明白的事物。

没有马知道异常究竟起于何时何地,它似乎与这宇宙同时诞生,伴着我们的先祖发展的跫音一路走到今日。让我们恐惧,让我们尊敬,让我们在黑暗之中寻找安全。随着我们族类的发展,我们的数量增加了,而它们则似乎在科学和魔法学的进步之中逐渐从普通马的视线之中消泯,恐惧的事物好像在越来越少,我们开始更理智的看待这个世界。但是,那些不能解释的事物并没有消失,好像宇宙故意要表现出荒谬与不可思议一样。

它们就这样,仿佛是小马利亚和谐的华服之下所必有的无光阴影。它们是如此的神秘乃至恐怖,对于很多异常来说谐律元素的魔力可能不过就是小幼驹们的家家酒游戏里那些只出现在纸面上的“强大”魔法,而谐律元素的持有者——乃至于统治这土地的公主——们,则不过是一些可以随随便便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小马们罢了。

公主们心善,她们不愿自己的子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也不忍心让谐律元素的持有者们眼睁睁看着友谊的水晶在自己面前碎作齑粉。于是,她们召集一批又一批的学者,用毕生的学识与经历,研究异常、对抗异常、压制异常。并一次次地将异常从普通民众和谐律元素的持有者们的面前隐匿。这代价,无疑是巨大的,千年来,有多少学者和战士倒在了与异常作战的看不到的战线之上,可他们的名姓与功绩,却又大多被从史书上匿去,只留下一则捏造的故事,为他们的生命作结。这还算好的,更多的时候,甚至连他们的存在,都无处可寻。

不知是深藏在谐律元素之内的诅咒,还是说这绝对纯洁的品性与坚固不摧的友谊纽带终会招来祸端,尽管一再隐匿,谐律元素的持有者们常常会和异常碰面。虽说多数时候可以全身而退,但是,纵观历史,倒在异常面前的谐律元素持有者,已不是个案。他们中,有的是为了抵抗异常、保护小马国而献出了生命;有的,则不幸成了这黑暗渊薮的牺牲品,在受尽躯体和心理的折磨之后,含恨离世。在他们之中,有一些成了英雄;有一些却成了为无数国民唾弃的“背信弃义”的对象——真相被无奈深藏,个中血泪,唯能由他们自己吞下。


水晶魔镜,目前位于水晶帝国境内。大魔法师星璇2在千年前创造了它,星璇大师的最初目的使其成为一个可以与人类世界交流的通道。通道的出口——同样是一面镜子——则被星璇大师安置在了自己的魔法搜索到的第一个人类世界之中。

自那水晶魔镜诞生于世,小马利亚的国事之中,便多了一件事。或许是出于对人类的好奇,又或者是出于一种有些自大的求知欲吧,每到水晶魔镜的通道开启之时,皇室便会派遣一支队伍,携着皇家的文牒,用法术乔装打扮为人类,去到魔镜的另一端。

在那队伍里,大多是些专家学者。一去三日,回来时,便带来些抄书,并些精巧的小物件。说来也巧,兴许是因为人类世界之中没有像小马国那样如此广泛地学习并运用魔法的缘故罢,这些抄书和小物件,见证了蛮荒、神秘与黑暗,也叙述着人类科技和工业文明的发展。渐渐地,通过这些东西,并早已熟稔的魔法,小马国的科技水平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在水晶魔镜被发明将近七百年后,小马国和人类世界一样,步进了工业革命的时代,当然,主角是魔法,而不是蒸汽。而后,电气混着魔法淌进了工业的血管。再下来,是互联网、计算机和混着魔法的原子能的时代。

随着渐增的新知,一门新的学科从无所有中诞生。人类学,以“人类”这种生物本身为研究对象,兼而研究他们的语言,他们的社会,他们的历史,他们的信仰,与他们的学说。

于是,渐渐地,探索队伍的领导,从坎特拉皇家学院的资深魔法学专家,变成了国立中央大学人类学院的院长……


不知是巧合还是某种不可说的纠缠,这个在镜子的另一端的人类世界,竟和小马利亚有着一样长的一天,和一样长的一年……

于是,在那已被小马利亚沿用了近千年的历法——谐律历——之外,还多了一套先被称为儒略历,后被加以改进并称为格里高利历的历法系统……

甚至,原先正统的谐律历,渐渐退居二线了……


当然,尽管马类——并生活在小马利亚的土地之上的一切众生——开始在被称为“科技”的光照之下更为理智地看待这个世界,不能解释的事物,并没有消失。


1899年12月31日,世纪之交。名流谷一幢并不怎么出奇的小房子里,传来了一声婴儿的啼哭。兴许是因为那声啼哭太过于嘹亮,又或是因为旧世纪在这声啼哭里走完了它的一生的缘故吧。这新诞的孩子,便得了个有几分“爆炸性”的名字:Big Bang,比格·邦。

孩子的父母不知道,在这声啼哭消泯46年之后,在水晶魔镜的彼端,这音节极短又带着几分魄力的名号,将为一个方才诞下的新理论所戴上。


时光飞逝,名流谷周围的山峦已然六度由嫩绿变为变黄而复又苏醒,邦已然从于世无知的婴孩成长到了上学的年纪。作为一匹年幼的独角兽,他自然被父母送进了位于坎特拉的独角兽基础学院。仅从学业上来说,邦的成绩——无论是理论方面还是应用方面——既不算太过平庸,也不算极其出众,只是自他踏进学院门槛的那一刻起,他就觉得自己的心魂完全被图书馆里排排的书本给摄取了。虽说作为一所基础学校,图书馆里的藏书,无论在数量上、历史上抑或是深度上,自然是不能与坎特拉皇家图书馆或是中央大学的慧渊阁相比的,但是对于年幼的邦来说,这已是无垠瀚海。

自那时起,邦就成了图书馆的常客。当别的孩子还在装饰华丽的立柱之间嬉戏打闹、或是拿着新学的魔法把别的马的文具和书本弄得到处都是的时候,邦只是静静地坐在图书馆里,翻着那些对于他来说还大多是半懂不懂的书。

从魔法学的基础理论,到指点江山的文字激昂,再到数理科学的严谨,进入学校四年多来,邦几乎把图书馆的每个门类都翻了个遍,却总觉得读的时候有些口干舌燥的感觉。兴许是因为不对胃口吧。有时候邦也会自嘲,毛头小子一个,什么都不懂呢,就跟半瓶子醋一样晃荡起来找什么“毕生追求”了。

不过,就算是孩子,也是能隐隐约约找出自己的兴趣点所在的。


大概是进入学校的第五年,那是一个颇冷的下着雪的下午。学校停了课,别的孩子都瑟缩在被窝里发着抖或是在火炉边烤着火听老师讲些关于雪夜或是雪山的神叨叨的故事。邦则独自窝在图书馆哔啵作响的火塘边,有些无聊地翻着一些方才送来的新书。——这么多年来,他早已和那位打理着图书馆的年迈独角兽混熟了,每当有什么新书从别的什么图书馆或者书店里送来,邦总是能迅速得到相关的信息。

这些新书大多是些通俗的科技类读本,邦寥寥草草地用自己的魔法的浅黄色光晕掠过那些韧韧的纸页,便轻轻把它送回不远处的新书书架。

看着窗外天色渐渐由铅灰变作带些白的靛色,邦从长沙发里滑到地上,抖了抖有些发麻的关节,向那和善的老独角兽别过后,便打算回自己的住所去。开了门,却见门外的积雪已过了膝,他用前蹄探了探,只觉钻心的冷。浅棕色的皮毛,也没几时就带上了团团白色的圆斑,有几分像开在有些干的土地上的小白花。

路也被埋上了,远处的建筑全被厚厚的棉絮似的雪雾匿去了身形。

邦无奈,只得又退回图书馆里,在木黄色的地板上,留下了几个巧克力色的蹄印,圆圆的,湿湿的,又不久作了蒸汽,弥散在静淌着纸墨香的空气里了。

老馆员会心地向他笑笑,邦回报以一个有几分苦涩和无奈的微笑。

实在是没什么办法,邦索性在图书馆高高矮矮的书架之间穿行着,时不时凑到窗边看看外面的一片灰蓝和宛转飘落的白,又时不时踱到那些半藏在阴影里的书架前,希望在其中找出一本被自己忽视的小册子之类,来排遣有些让他觉得内心有些沉重的时光——老馆员和善却少言,自己老是看书毕竟也是会看累的。

天色渐暗,雪却还是没有要停的意思。邦估摸着今晚得住在图书馆里了。不过也无妨,他也不是没在图书馆里做过。除了有些担心从某处缝隙里溜进来的寒风之外,也确实没什么值得害怕的。

蹄子踩过柔软的毛毯,邦又绕到了那个小小的拱形壁炉边,用来烧的木头已经少了不少,火光也不如先前明耀了。

老馆员正轻轻扫着书架间的灰尘,一不小心,几本不算太厚的书从高处跌落到地上。邦缓步上前想要帮忙把书送回去,却瞥见了封面上的书名。

《人类学简明读本》

这是邦第一次见到“人类学”这个词。

不知是出于无聊、好奇还是别的什么,邦索性拾起了这本躺卧在地上的、纸页已经有几分泛黄的书。并方才它跌落在地时激起的一阵扬尘,昭示着它的高龄和孤独。

用时下流行的话来说,新世界的大门,在邦的面前徐徐开启。

那是他从未见过的世界,一方没有魔法的、曾为名为荒蛮、迷茫和动荡的浊浪淘洗的土地上,却有名为科学和理性的鲜花默默生长和绽放。一切和自己熟悉的世界是如此的不同,似乎是那些幻想小说里的故事,可是,它却这样真真切切地存在着,存在在一面镜子的背后。

那一晚,邦就这样蜷卧在火炉旁,读完了这本不算太厚的书。


又过了四年,邦该毕业了。

毕竟坎特拉独角兽基础学院也不是什么太好的学校,大多数学生毕业之后便走进了社会,过着自己安详平和的日子。邦却志不在此,四年来,他一有空就往皇家图书馆跑,只为能进一步了解那个在镜子另一端的世界。

连他的毕业作品,都是一篇名为《通过托卡氏光色散引导魔法引导光色散以改进斯特维尔人类拟态魔法的尝试与讨论》的论文。而正是这篇登上了《小马利亚魔法学学报》的论文,加上邦九年来虽不说名列前茅但也是中上游的学业成绩,邦收到了小马利亚最高学府——国立中央大学的魔法学系的录取通知书。

进魔法学系伊始,邦本打算试着换个志向,去研究不同魔法之间的叠加和相互作用等等。但是,当他得知中央大学人类学正在招收新生的时候,他决然提交了一份转系申请。

要知道,魔法学系素来是中大最难进入的系科之一,而人类学院呢?基本上每年的招生季都只能招到寥寥几匹马,而且大多开学第一年就转去别的学院了。虽说学术自由和各美其美是中大的信条,但是邦如此坚决的决定还是震惊了许多马。几位颇赏识他的魔法学理论方面的才能的老师尽一切力量来挽留他,而他的父母在得知此事后甚至专程赶到坎特拉把他痛骂了一顿。

任凭如何挽留或是责骂,去意已决的邦却依旧故我。后来,他如愿踏进了人类学院的黄铜大门。


日月之行如梭,邦进入人类学院已是第三个年头了。他对人类学的兴趣和求知欲依旧不减当年,连学院的书阁的私藏——那些探索人类世界的马们带回的抄书和笔记——都已几乎被他翻遍。

在这些笔记里,邦还了解到了一样东西。

那些被刻意隐匿在和平与光明的幕布之后的黑暗,那些无法解释的事物,那些时时挑拨着“理性”的琴弦的存在……

魔法和勇敢没有让它们陷入永眠,而科技和理性也无法将它们从天地间抹消……

它们,仿佛噩梦里投出鬼魅影像的镜子,此端有形,彼端亦有相,确是不同的形状与音声。可在这不同的形状与音声之下,是同样的难解和恐怖……

于是,除了人类学的文献,邦还悄悄地收集起了与这些被称为“异常”、“超常”、“鬼魅”、“上帝”等等相关的东西。


两年之后,邦结束了基础科阶段的学习生涯,并且毫无意外地留在了中央大学继续深造。又过了五年,邦——此时应该被叫做邦博士了——取得了博士学位。决意走学术路线的他,选择了留在母校任教。

学术之路并不轻松。无数篇论文和著作见证了邦从讲师,到教授,再到人类学院院长的风风雨雨。座上院长位子时的邦,已从那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伙,到了鬃毛间已夹着点点雪花的中年了。


水晶魔镜开启的日子近了。正如他的前任们一样,邦接到了皇宫签发的,让他带队前往魔镜的彼端的命令。在邦还是学生时,他就曾在魔镜边送迎过他的老师;攻读博士时,从人类世界最新带回的材料也是他必读的典籍和论文中常见的参考文献;还是讲师和教授的时候,邦也曾经随着老院长一同跨过并不算那道宽的水晶魔镜。

起初,邦也觉得这也不过是一次再寻常不过的访问:主要的工作无外乎从书店买些书或是在图书馆抄录一些,再由画师和摄影师拍摄一些风物等等。他很快整理了一份工作概要、小队名单与备忘录,成交给了皇宫。


水晶魔镜开启的日子到了,邦和他的同事们带着一些文具和文献,乘坐皇宫安排的专车前往水晶帝国。在与塞拉斯蒂亚公主简谈并领取了应对不时之需的文牒以及一些补给品之后,便默默地踏进了水晶魔镜。

水晶墨镜自身可以对经过他的马们进行一些必要的修饰。因此,对于人类世界的普通人们而言,这些来自小马国的访问者,不过是几位一同出游的老绅士、画匠以及摄影师罢了。过去如此,这一次也是如此。

只不过,对于一镜之隔,而且同样需要应对“异常”的人类而言,能够明白那些出游者的家在另一个世界的人,也并不是没有。只是,以往的探索,那些人们或是没有被遇到,或是正在暗处默默观察。因此,探索之后,不仅小马国的图书馆中会多些文献,那些人的几案之上,有时也会多出几卷记录。

那些人,来自不同的国度,有着不同的工作,效力于不同的组织或者机构。有些仅仅是拥有一种辨识的能力的普通人,有些是有着自己的目的而自己行动的独狼,有一些则为一个更为庞大的机构工作。是的,就像小马国有皇家卫队、半官方的EPSI以及一些小型的民间秘密组织一样。人类世界也有以“异常”为他们的工作重心的组织,它们体量各异,诉求、态度、目标与方法等等也不尽相同。

比如说,自称以研究、控制、收容异常为目标,并在保护人类的基础上保护异常的SCP基金会;同样研究和管理异常,但是更多的时候倾向于摧毁而不是保留异常的全球超自然联盟GOC;中华异学会等仅在有限地域内活动的异常应对机构;还有如各种对异常们进行制造、修改、利用、创作、研究、崇拜等等的兴趣点各不相同的诸如“工厂”、“大学”、“学院”、“集团”、“实验室”、“教会”等等机构和团体……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两条本就隶属于同一流域的河流,就这样交会在一起了。

那本是一次偶遇,但是对于探索小队而言,遇到一个能报出塞拉斯蒂亚公主的名号的人类,是一件相当令马震惊的事情。

对方提出了深谈的邀请,兴许是因为一种没有来由的信任感,邦博士同意了。之后,邦才知道,对方早已知晓小马国和探索小队的存在。而对方,则在一个名为“SCP基金会”的机构中,作为O5议会成员执掌帅印。

SCP基金会,一个对于邦和小队所有成员而言没有听说过且不明所以的名字。但是,当对方在自己面前提起“魔法”,以及那些被称为“奇术”、“现实扭曲”、“异常”等等的东西时,邦想起了自己从幼时保持至今的收集。邦和对方讲起了这些东西,以及在自己的国度被视为寻常之物的魔法。邦还介绍了水晶魔镜的功用。队中一位同时工作于EPSI的教授,还向对方简要描述了EPSI的工作。基金会方面,则提供了一些文献——关于基金会如何被组织、主要工作、保密分级、基金会设施的简要概括等等。

讨论时,邦还得知基金会正在调查一个在一本被编号为“SCP-140”的史书中记载的国度,一个盛行黑魔法、征伐和祭祀的国度。尽管这一切和小马国的平和与魔法大相径庭,但是邦想起了星璇建立的别的水晶魔镜。据他所知,这些水晶魔镜中的一个,就通往一个充斥着战争、野蛮祭祀和黑魔法的小马国。

最后,双方互换了一些文献。而基金会方面则提出,能够提供自己的技术和方法,保护水晶魔镜的稳定,并且帮助小马国应对那些难缠的异常。同时,希望能够进一步地获取关于小马国的魔法的文献、资料乃至器具,来协助基金会对于魔法、奇术和现实扭曲等等的研究,以及关于SCP-140的进一步调查。

邦表示会和公主殿下汇报,还请对方耐心等待。双方约定了下次见面的时间与地点。

邦博士心里也明白,毕竟双方已经互相知晓了对方的存在,一味地逃避也没有意义。尽管对于对方是否出于善意而愿意提供协助持有戒心,但是邦还是在想如果双方都能保持善意,那或许对将来小马国对人类世界的探索也有些裨益。

三天很快届满,邦博士携着基金会的文书和一些来自基金会或书店与图书馆的文献回到了小马国,向塞拉斯蒂亚公主汇报了此事,并且呈交了相关文书与档案。

公主对此事也比较重视。但是无论是皇室,还是EPSI,对于此事的态度是支持反对半半开,前几次会议上,谁也没法说服谁。

塞拉斯蒂亚公主最后提出,单凭小马国目前的科技与魔法水平,以及皇家卫队、EPSI等机构的工作,在应对异常时还是比较困难的,并且付出的代价也比较大。而基金会的组织形式在一定程度上似乎可以协调或是协助旨在“避免马国陷入水深火热之中”的EPSI的工作,让它把精力放在对于小马国生死攸关的异常项目的攻坚研究上,并且在一定层面上可以通过技术共享和协作等方法提升当时仅主要进行研究而较难对异常进行压制和控制的EPSI的能力水平。至于这份合作的代价——分享小马国在魔法方面的研究成果。塞拉斯蒂亚提出了保证小马国的独立性和保密性,且同意由小马国自行组织相关机构和马员的要求。

最后的投票上,同意基金会介入并且与其分享相关资料的一方占了微弱的优势。塞拉斯蒂亚公主决定同意建立SCP基金会小马国分部。邦也被授予了另一项任务:根据基金会方面提供的文献,尝试建立并运营基金会的早期架构,接收并收容一部分由EPSI或皇室保管的异常项目。

最先建立的是O5议会小马国分会,之后则是Site-EQ-00、Site-EQ-01、Site-EQ-02三个设施,和用于接受并收容异常项目的“东部研究所3”和“西海研究所4”。文书格式、保密措施、马员编级、招募方法、项目分级标准5等也相继出炉。为了接收和研究异常项目,第一批研究员和D级马匹被招募,而第一支特遣队则在军队和皇家卫队的协助下建立。

第一批SCP文档也在这批异常项目被接收不久后诞生。当时的SCP文档还是用冗长的“SCP-EQUESTRIA-”字头进行编号,项目分级则需要同时评估收容或压制的难易程度以及项目所具有的威胁程度。但是,相比于当时尚带有神秘特征的EPSI文档,这一批SCP文档已经具备了严谨、科学、冷静的特征,并且更多地关注对异常项目原理的剖析和对其表观现象的推演。

在这段时间内,几个低威胁的异常项目的原理被成功从魔法和自然科学两方面共同解明,其中甚至有日后被推广到民用的技术。后来,兴许是因为乐见其工作负担降低的缘故,EPSI逐渐从对基金会的戒备,转为了一种半合作的态度。

塞拉斯蒂亚公主对此表示满意,她亲自起草了相关文书,要求邦博士在下次会面时进行交换。而此时,距离水晶魔镜下次开启的日期也近了。临行前,想起SCP-140的事情,邦博士还特意根据皇家图书馆的对那个盛行黑魔法与征伐的小马国的资料整理了一份简报。

再次会面,双方互换了文书和资料,邦博士同时介绍了目前小马国参照基金会建立的机构的运行情况,并强调了塞拉斯蒂亚公主关于独立性和保密性的要求。基金会方面表示同意,同时作为善意之举,基金会提议对水晶魔镜在人类世界的几个主要出口进行保护。邦博士觉得这也无妨,便同意了。第二天晚上,双方签订了相关文书,SCP基金会小马国分部正式成立,并且得到了“EQ”这个二字标识,分部代号至此确定:SCP-EQ。

第三天,邦博士携一堆关于收容设施、收容措施、异常项目的标准、图纸、协议等文献回到了小马国,而基金会方面则接收了大量的与法阵学、咒文学、药剂学、魔法学等相关的研究资料以及卷轴、符咒和配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