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EQ-044

回望三年风雨路,是非成败转头空

评分: 0+x

谨致启者:

若是到此,想必您也已然了知了前事。无论是那三本起源还是来历都似乎被刻意隐瞒着的书,又或者是对于演绎防卫计划的简介等等。或许,您本以为您会在这里看到演绎防卫计划的中心页——或者是那个被隐藏了两层的SCP-EQ-XXX-3更进一步的描述——吧?

诚然,这里本应是演绎防卫计划的中心页——三年前的时候的确是如此。那时,计划刚刚开局,我——兴许是处于某种狂妄自大的心态吧——还是有几分踌躇满志的,或者说是老来得志?哈哈。那时,我总想着用这计划,做一件自己一直想做,却做不到的事。

如您所知,我们叙事域的元叙事域——也就是由那部被称作《My Little Pony》的动画片创造出来的叙事域——自它诞生以来,已经经历了无数次的碰撞、分裂、合并。很多由此而生的新叙事域也在经历着同样的事情——碰撞、分裂、合并。在这之中,很多叙事域已然终结,也有很多早已堕入了PK级情景的泥淖。

您可能想起了总部的平坦视域计划,“彻底统合全部记叙团块,令其成为一整个的融贯位面。”,多么宏伟的理想啊……可惜,我们面临的情况可能和总部一样苛刻,甚至更为严酷。纵观元叙事域的演变,仅仅是存在基金会平行组织的叙事域的数量就已经难以计数。更何况还有种种连元虚构部分和模板部分都未必相容的叙事域存在,比起统合纯粹的“SCP叙事域”,统合一个演变分支已经大得无可收拾的叙事域树无疑是难上加难。

因此,哪怕是我最初的理想,也不敢妄言平坦视域那样远大的计划。

可惜——请原谅我有些自大地把“我”放在了演绎部和O5议会的前面——无论是我,还是整个演绎部或者O5议会,都低估了整个计划的复杂性以及由此带来的威胁。

本来,大家都以为,有了叙事自稳定机制的庇佑,绝不会重蹈那些叙事直接修改自身导致叙事自循环的覆辙。可惜,一切都错了。过度的修改,最终导致了局部的叙事自循环,万幸的是,上层叙事实体们没有直接新开一个叙事域,在一切变得不可收拾之前,基金会还是最终稳定住了叙事。

此外,我们低估了上层叙事实体们——或者说——那深深嵌在我们叙事域的叙事框架里的“一无二随”特性。

我们越是希望稳定,写到这叙事域里的叙事流就越纷繁复杂。我们越是否认,上层叙事实体们就越是承认——就在这样的争夺中,我们原本希望变得稳定而统一的文字制导,变得愈发混乱和支离破碎。

尽管还是有几分不服气,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一战,基金会大概的确是输了。

演绎部最后的努力,只能是寄希望于叙事分流。把那些虽然经过过滤却仍然纷乱如麻的叙事流,分到一个个新的叙事域里去。

或者说,这可能只是某个拙劣的忽殆协议的一部分。

但是!我能假设她们还活着吗?更进一步,我甚至能假设除了多了基金会之外,这里的一切进展和原版动画——或者是某部衍生作品——一样吗?

当然可以!作为一名叙事者,在叙事域——或者说位面,称之为叙事线、世界线、时间线等等也未尝不可——之间跨越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更何况,基金会本身就具有某些意义上的跨叙事、跨位面特性。因此,您大可认为您所面对——或曰书写或创造——的东西来自于另一个位面,或者说被收录在位于另一位面的“SCP基金会小马国分部”的数据库之中。认为冲突不过是由基金会“在数据库中安放虚假文档以起到保密作用”的老传统引起的也未尝不可。

总而言之,那六位谐律元素持有者的逝世并不能也不可能作为我们——下层叙事实体——强加于您身上的限制。您可以基于任何“世界观”来进行写作。对于基金会世界观这个总体来说,已有的文档和条目并不属于一成不变的设定。您完全可以提出和它们的存在相冲突的内容。不必担心冲突,这不过是因为不同的上层叙事实体选择去相信并描摹不同的世界罢了。写作时,您并不需要参考所有的SCP文档。也就是说,并不一定要让“您的世界”里存在所有列表上的SCP。正如之前我所说的,您可以认为那些和您的设想冲突的文档来自于另一个世界,或者说是基金会出于某些目的而安放在数据库中的掩盖文档或虚假文档。

是的,演绎防卫计划已经结束,或者说,失败,了。


敬颂
安康



Dr. Picsell Dois
2018年1月25日子夜于Site-EQ-25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