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sell Dois的提案
评分: 0+x

项目编号:SCP-CN-001

项目等级:Yesod1

特殊收容措施:SCP-CN-001不应被视为传统意义上的异常项目。但是,由于SCP-CN-001自身性质与SCP基金会中国分部的稳定运行紧密相关,因此出于维持基金会自身的运行,以及对常态和帷幕的维持的需要,该项目被编号为SCP-CN-001。

维持基金会文档格式的稳定性和专一性,并由此维持基金会自身的运行,以及对常态和帷幕的维持,即可视为对SCP-CN-001的收容措施的执行。截至目前,SCP-CN-001的特殊收容措施已事实上成为SCP基金会中国分部内部通行的行为准则与条例化的规范。

为促使维持对SCP-CN-001的收容,应执行的措施包括但不限于:

(1) 维护SCP基金会中国分部当前使用的用于描述已被建立特殊收容措施,并持有项目编号项目的文档(下简称“项目文档”)的标准结构框架,这一框架保证任何形式的项目文档均应使用下面的格式:

项目编号:[项目的编号,通常为SCP-CN-XXX的形式]

项目等级:[项目所持有的等级]

特殊收容措施:[说明收容措施的段落]

描述:[描述项目的段落]

附录:[可选的附加段落]

为简便起见,下文中将对上述格式的定义称为“SCP-CN-001中定义的格式”。

对于具备影响记叙元数据的性质,或性质受到记叙元数据影响的异常项目,由于其运作过程已违背了既有准则,因此尽管这一要求原则上仍然适用,但事实上不适用。

(2) 维护SCP基金会中国分部当前使用的数据库以及各电子文档容器,保证其遵照下面的文件头数据结构进行项目文档的数据存取:

偏移量(字节) 内容/变量定义 描述
0x 0000 0000 0000 0000 0x53, 0x43, 0x50, 0x45, 0x4E, 0x54, 0x52, 0x59 固定的幻数(Magic Number),指示此文件为描述一个项目的项目文档
0x 0000 0000 0000 0008 uint64 iReserved1 = 0; 保留
0x 0000 0000 0000 0010 uint64 pItemNo; 指向描述项目编号的内容的指针
0x 0000 0000 0000 0018 uint64 pObjectClass; 指向描述项目等级的内容的指针
0x 0000 0000 0000 0020 uint64 pSpecialContainmentProcedures; 指向描述特殊收容措施的内容的指针
0x 0000 0000 0000 0028 uint64 pDescription; 指向描述项目的内容的指针
0x 0000 0000 0000 0030 uint64 pAddendumLinkedListHeader; 指向以<address, type>二值对的形式存储了附录信息的线性链表(Linked List)的表头的指针
0x 0000 0000 0000 0038 uint64 pAdditionalContents; 指向潜在的附加内容的指针
0x 0000 0000 0000 0040 int64 iReserved2 = 0; 保留
0x 0000 0000 0000 0048 int64 iReserved3 = 0; 保留

每一个指针指向的内容头部包含一个名为PayloadHeaderDescriptor的描述节点:

#define DATA_SIZE_GUID 2
 
typedef struct tagPayloadHeaderDescriptor {
    uint64 pPayloadHead; //指向内容头部的指针
    uint64 iSize; //内容大小(字节)
    uint32 iType; //内容的类型与编码方式
    uint64 iDataGuid[DATA_SIZE_GUID]; //内容的128位GUID号,供扩展查询使用
    uint64 iAclBitmap; //内置式简易访问控制列表(sACL)位图
} PayloadHeaderDescriptor;

用于格式化、存储、读取、渲染、修改项目文档等功能的代码片段必须遵照这一格式与数据结构对项目文档进行操作。并且,所有将来的更新仅能向上述数据结构中添加内容,而不能改变这一数据结构的既有格式与变量定义,以保证兼容性。任何功能更改和附加模块增删不能取代本节中定义的项目文档格式、存储结构与数据结构的“首选”地位。

对上述格式、数据结构和存储结构的破坏,以及对本节中定义的项目文档格式、存储结构与数据结构的“首选”地位的取代,应被视为SCP-CN-001的收容突破事件。若该事件发生,应按照最高级收容突破事件和信息安全事件的处理方式,在SCP基金会中国分部内分发全基金会警报,并尽快进行修复。

渲染文档时,除非特别指明,应固定地将项目文档渲染为如下所示的可阅读格式:

项目编号:[项目的编号,通常为SCP-CN-XXX的形式]

项目等级:[项目所持有的等级]

特殊收容措施:[说明收容措施的段落]

描述:[描述项目的段落]

附录:[可选的附加段落]

根据该格式与存储结构,要求所有项目文档必须使用下面的格式进行撰写:

**项目编号:**[项目的编号,通常为SCP-CN-XXX的形式]

**项目等级:**[项目所持有的等级]

**特殊收容措施:**[说明收容措施的段落]

**描述:**[描述项目的段落]

**附录:**[可选的附加段落]

其中,通过双星号(“**”)括起的内容,应在实现过程中通过表单化等形式进行固化,以进一步维持SCP-CN-001收容措施的稳定性和可执行性。

对于具备影响记叙元数据的性质,或性质受到记叙元数据影响的异常项目,由于其运作过程在电子科学和计算机科学层面已违背了既有准则,因此尽管这一要求原则上仍然适用,但事实上不适用。除非必要,不应尝试对这类项目文档进行自动化操作。

(3) 对于违背上述可读样式和/或电子存储方式的项目文档,除非该项目文档所用的样式或格式为已得到O5指挥部的许可且已并入基金会项目文档数据库的基础架构的扩展样式或格式,或该项目文档所记叙的项目经证实系具备影响记叙元数据的性质,或性质受到记叙元数据影响,否则应对该项目文档进行不可恢复的破坏(包括但不限于:焚烧、粉碎、彻底删除并反复擦写存储器等),并遵照上述格式重新进行项目文档的重新撰写与存档。

(4) 一项忽殆协议应在全基金会范围内执行。这项协议的执行应保证,除持有该文档访问权限的人员外,所有基金会职员应将项目文档的格式视为基金会硬性规范,并不就这一格式的起源、使用这一格式的原因以及改进或取代这一格式的可能性和/或方法进行探究。

作为这项忽殆协议执行过程的一部分,《SCP基金会中国分部项目文档格式守则》已于1979年6月6日在SCP基金会中国分部范围内颁布并强制执行。

(5) 为保证本特殊收容措施中第(3)条的执行,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RAISA)应对SCP基金会中国分部持有的、形成于《SCP基金会中国分部项目文档格式守则》颁布前建立的项目文档进行审核,并尽可能修改这些项目文档的格式,使其所用格式与SCP-CN-001中定义的格式符合。

(6) 在基金会新晋人员的培训及考核过程中,SCP-CN-001中定义的格式及其内容和样式,以及对这一格式、内容和样式的掌握应作为重点培训和考核内容。

(7) 所有新增的项目文档样式,或新增的项目文档词条项,必须与SCP-CN-001定义的格式兼容,且必须被解释为SCP-CN-001的扩展样式或格式,而不应被视为SCP-CN-001之外的新设格式,亦不能取代SCP-CN-001的“首选格式”地位。

向SCP基金会中国分部项目文档数据库新增项目文档扩展样式及词条项时,需要得到O5指挥部三分之二以上人员投赞成票批准。并且,除非得到O5指挥部的全票批准,这些扩展样式及词条项不应被加入SCP-CN-001的格式定义中。

对SCP基金会中国分部项目文档数据库的基础设施进行维护的权限已进行重新指派。目前,该权限已从SCP基金会中国分部的信息技术部门与基金会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移交到O5指挥部。对SCP基金会中国分部项目文档数据库的基础设施,尤其是涉及项目文档存取接口的基础设施的维护和/或更新,需得到O5指挥部三分之二以上人员投赞成票批准才能进行。

(8) 模因部已向SCP-CN-001所定义的格式内加入一种微弱的隐性模因效应,该模因在首次接触SCP-CN-001中定义的格式时即向接触者接种。该模因会诱使被接种个体在编写项目文档时倾向于使用SCP-CN-001中定义的格式,并尽可能阻止涉及有关改进或取代这一格式的可能性和/或方法的观念的产生和发展。这个模因的投放主要在新晋人员的培训与考核过程中执行。

描述:SCP-CN-001是对SCP基金会中国分部当前使用的用于描述已被建立特殊收容措施并持有项目编号的文档(以下简称“项目文档”)的标准格式的定义。SCP-CN-001作用于所有项目文档,并且在广义和超形上学意义上,SCP-CN-001的作用域包括被用于记录因其自身性质导致其无法或不能通过被SCP-CN-001所定义的格式记录的项目的项目文档

SCP-CN-001系为维系基金会的工作并维持当前基准现实、帷幕与常态的稳定存在而被制定,并且SCP-CN-001对维系基金会的工作并维持当前基准现实、帷幕与常态的稳定存在的重要性与必要性已被从多个角度确认,对SCP-CN-001的修改和/或破坏具备引发异常现象,或以非异常的方式对基金会的运作造成干扰的能力。

需要注意点是,尽管对SCP-CN-001的修改和/或破坏具备引发异常现象的能力,并且所有项目文档均使用SCP-CN-001中定义的格式被记述且可能受到该格式和/或记录影响,但是,SCP-CN-001不被认为是传统意义上的异常项目。

SCP-CN-001中定义的格式的可读外观如下所示:

项目编号:[项目的编号,通常为SCP-CN-XXX的形式]

项目等级:[项目所持有的等级]

特殊收容措施:[说明收容措施的段落]

描述:[描述项目的段落]

附录:[可选的附加段落]

目前的研究和观测记录认为,SCP-CN-001本身,及其适用于不同语言的副本,同样对基金会总部,以及基金会位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分部存在影响。同时,对于大部分具有严密组织架构的帷幕后相关组织研究表明,这些组织均持有与并实行一种特定的项目文档和/或工作文档格式。分析显示这些格式对于这些组织的意义通常与SCP-CN-001对于基金会的意义相近。

目前的实践证明,维持SCP-CN-001对于基金会工作的开展、目标的达成等是有利的。尝试修改和/或破坏SCP-CN-001可能导致的结果包括但不限于:

  • 对于较小的错误(例如错别字等),仅需遵照SCP-CN-001的收容措施进行相关项目文档的改写和/或修复。
  • 项目文档无法被保存或读取,造成单一数据丢失或损坏,或造成数据传输错误。可能需要进行小规模的数据恢复和系统修复。
  • 由于非法的格式,导致数据库在处理文档时发生内部错误,并可能因此导致数据丢失,因此需要进行应急处理、数据库修复或灾难恢复。一次错误的数据库基础架构改变和升级曾诱发该事件,并导致严重的数据库基础架构损坏、数据丢失、数据损坏与通讯链路中断,参见事故SCP-CN-001-ACD-1
  • 由于数据库及文献传递出现混乱,基金会的工作无法正常开展。史料表明,这一现象在异学会末期(这一时期的异学会成员普遍地使用非标准的格式对异常项目进行记述),以及基金会在中国境内开展活动早期(这一时期由于基金会的组织较为分散,且工作开展较为困难,加之来自异学会等多个组织的成员加入,导致用于记述异常项目的格式、语言等均处于不统一的状态)尤为明显。这种困难尤其体现在信息的交互过程中。同时,在基金会开始进行文献电子化时,由于这种记述格式的不规范,引发了严重的工作阻塞。这些原因也是促使《SCP基金会中国分部项目文档格式守则》颁布,并且将这一项目文档所使用的格式编号为SCP-CN-001的主要原因。有关这一时期的综述,可参考本文附录1
  • 基金会组织结构与工作结构的瘫痪和/或崩溃。这一现象在SCP-CN-001的收容遭遇严重破坏或其内容发生结构性转变时可能出现。一次试图对SCP-CN-001定义的格式进行取代的事件曾诱发这一事件,有关这次事件的详情,请参考事故SCP-CN-001-ACD-2
  • 一次BK级“帷幕破碎”情景发生。这一现象可能在基金会因SCP-CN-001的收容被破坏而陷入瘫痪和/或崩溃状态,且其他修改组织无法接替基金会的工作的情况下发生。SCP-1730中的回收文件(该项目来源地的基金会已并入GOC)的格式与内容提供了侧面印证。
  • 一次EK级“意识终结”情景以基金会为中心开始发生。与这种情景类似的情景已在时间线TML-ELE-JFJSN1001中被观测到,在该时间线中,由于拉丁文字、西里尔文字、阿拉伯文字等被简化为不可识读的样式,SCP-CN-001无法被大部分基金会分部满足,这种改变使得该时间线的地球约82.5%的人口的思维活动能力丧失。这种改变同时导致了该时间线内大部分基金会组织的瘫痪。
  • 作为上述K级情景的最终结果的笼统概括,一次XK级世界末日情景可能发生。
  • 当前的基准现实发生局部或整体性的结构性转变。这种基准现实的改变可能导致智能实体的思维和/或行为模式发生小幅度、大幅度或完全的转变,亦可能影响所有实体的存在与表现形式。在时间线TML-ELE-ABSLLGT中侦测到了与该转变相似的转变。该时间线的基准现实被修改为群体性的狂热的一神教信仰。此外,SCP-1437中的所得个体和项目从侧面印证了改变SCP-CN-001的格式定义与基准现实转变之间存在关联的可能性。
  • 本叙事域的叙事总基调发生改变,这种改变可能进一步影响与本叙事域存在关联的叙事域。这一现象可能在swn-001实体集体放弃将SCP-CN-001定义的格式(或与其相似的格式)作为根叙述因时发生。作为这一转变的内容与结果,本叙事域的叙事总基调的稳定性可能被破坏,且一次PK级“一体化”存在性万魔殿事件可能局部或整体性地发生。SCP-CN-430的内文以及叙事逻辑稳定爪的实验对这一理论的可能性提出了支持。

除维持基金会运转以及维持当前常态和帷幕的稳定存在之外,SCP-CN-001同时对基金会的工作做出了定义和解释。尽管部分基于SCP-CN-001衍生的项目文档扩展格式,例如来自基金会法国分部的威胁等级系统,以及基金会总部提出的异常分类系统(ACS)等,在项目的风险程度、威胁性、对外界扰动的可响应性等方面做出了扩展定义。但是SCP-CN-001定义的项目文档格式从侧面规定了基金会的三个工作重心,即“控制”、“收容”、“保护”等三个方面。SCP-CN-001同时强调了基金会工作中对“特殊收容措施”,即“收容”方面,的侧重。同时,SCP-CN-001的当前版本规定了项目文档必须具有的内容。

关于SCP-CN-001及其扩展样式与格式能否满足当前基金会的实际工作需要目前尚存在争议支持者认为SCP-CN-001的格式定义已足够明晰,亦有反对者认为该格式偏向于“收容”而导致片面化和内容复杂化。但是,截至目前的实践证明,试图大规模修改或取代SCP-CN-001中现有的格式定义的尝试是无效且可能有害的。

针对这一问题,一种观点认为,SCP-CN-001本质是一种传染性模因,并对所有基金会职员产生了感染。由于模因具备维持其自身存在与传播的性质,导致大规模修改或取代SCP-CN-001的尝试无法实施或诱发不良影响。模因部曾对这一观点开展过研究,但尚未发现有关SCP-CN-001的原始形态、中间形态或当前形态有强于通常文本的感染、结合、发作与传播能力的证据。

此外,还有观点从历史角度出发,认为SCP-CN-001是基金会工作中在“常态”与“非常态”之间达到的动态平衡的体现。这一观点认为,SCP-CN-001提供了一个足够稳定,且能够尽可能避免元数据影响型异常项目影响的语言框架,使基金会能够将主要精力放在对异常项目的收容工作与研究工作上,而不必过多执着与项目文档的样式和更深层次的可读性。根据文书部门和历史部门的研究,SCP-CN-001的格式在较长的历史时段中进行了演变并形成了目前的形式。SCP-CN-001事实上为基金会的工作提供了一个较为统一、明晰和稳定的信息传递与交换渠道。并且由于SCP-CN-001相对简洁的特质,能有效避免元数据影响型项目以格式文本为渠道发生外溢与收容突破。

根据概念部、哲学部和宗教学部的研究,在现实层面,SCP-CN-001已嵌入当前基准现实,并构成了当前现实中“SCP基金会”的现实基线,对SCP-CN-001的大规模改变将大概率引发一次基准现实冲突,并诱发规模不等的基准现实转变。这种冲突和转变将不可避免地对基金会的结构、运作和存在性构成影响。同时,如上节所述,SCP-CN-001被认为事实上参与构成并影响了基金会职员的意识活动、概念运动以及思维和行为范式。SCP-CN-001的大规模改版可能对基金会职员的思维和行为范式造成影响。

根据演绎部的研究,SCP-CN-001系上层叙事实体(即swn-001实体)对本叙事域共同持有的总文字制导与根本叙述因,SCP-CN-001同时参与构成并维护了本叙事域的叙事总基调。在2007年(具体日期已不可考),一个swn-001实体将主要框架由SCP-CN-001的一种不具备“项目等级”词条和简化格式的英文版本构成的项目文档撰写并在公共网络上进行分发和传播。这一过程促使SCP-CN-001在swn-001实体间模因化并开始在更大范围内传播。这种传播过程使其他的swn-001实体接受SCP-CN-001并开始使用与SCP-CN-001中定义的格式相似的格式进行写作,并最终促使当前稳定的SCP-CN-001的形成,以及多个记叙团块2合并和连接,形成了最初的基金会叙事域。以SCP-CN-001所定义的格式为叙述因,基金会叙事域开始扩展,并最终形成了当前的“基金会”叙事域集合。

附录001-1:SCP-CN-001的流变与创立简史

SCP-CN-001的最初形式可以被认为是中华异学会早期使用的记录格式,这种记录格式具有如下的形式:

志号:[异学会对异常项目的编号]

志类:[异学会使用的一种原始分级系统,着重於项目的外在表现上]

经:[取自于异学一号上的文字,多半为与异常项目相关的记录]

传:[对“经”部分的补充,来源可能为异学一号的其他部分,也可能是史书与其他儒教或杂家经典]

史:[中华异学会对于项目的研究历史,其中绝大多数经历了复数次记录,收录的记录风格不一,从中国古典散文至赋均有发现]

赞:[类似于评语,已发现的文档中大部分均为异学会成员对异常项目的主观看法]

但是,在异学会的工作过程中,由于其组织的分散性,以及其成员组成的复杂性,这一格式并未得到严格的遵守。这导致了异学会成员间信息传递的不便,以及异学会时期和现阶段对异学会留存档案整理的不便。

SCP基金会中国分部建立后,来自基金会总部的文档格式被引入并得到了核心成员的执行。但是,由于当时的社会状况以及通讯不便,加之当时多个旧有相关组织并入基金会,当时的基金会的组织结构相对松散。这一状况导致基金会并未硬性规定一套用于描述异常项目的通用格式。由于没有可用的通用格式,直到1979年《SCP基金会中国分部项目文档格式守则》被颁布并强制施行前,基金会内部所用的项目文档格式长期处于项目编号杂糅、格式不统一、行文方式混乱、多语言混杂等方面的问题。

事实上,早在1927年,基金会已意识到统一项目文档格式的重要性,并就此问题展开了讨论。1929年6月6日,当时的基金会中国分部高层人员于南京国立中央大学进行了会议,会上规定了标准的项目文档格式、项目编号格式、项目等级格式以及基于白话科学文体的行文风格。考虑到统一格式,尤其是项目文档格式的必要性,会议将这一项目文档格式列为了SCP-CN-001并归档入库。但是,由于基金会成员的分散、通讯方式与工具的不便捷,以及当时的社会实际情况,这一格式并未得到充分的执行。

社会局势逐步稳定后,SCP-CN-001中定义的格式开始在基金会内部得到广泛的执行,并且逐步趋于稳定。但是,在这一过程中,部分基金会职员开始使用基于SCP-CN-001衍生的复杂格式,这种复杂格式使得基金会工作中的信息交流的顺畅性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同时,由于对于项目分级的指导不明确,项目分级的内容开始趋于复杂。

1979年5月,Site-CN-01进行了一次特别会议,会议对项目文档的标准格式,以及标准的项目分级作出了讨论。1979年6月6日,《SCP基金会中国分部项目文档格式守则》颁布并在全基金会中国分部范围内开始执行SCP-CN-001的内容被改订并修改为当前样式。1980年,《SCP基金会异常项目分级指导》被全文翻译并引入。

目前,SCP-CN-001中定义的格式仍然是SCP基金会中国分部当前所用的主要项目文档格式。尽管威胁等级系统、异常分类系统(ACS)已被事实上承认并允许使用,但是这些扩展样式均被解释为SCP-CN-001的扩展样式,而非新的项目文档格式。

附录001-2:SCP-CN-001的版本迭代综述

在SCP-CN-001最初的版本(1929年6月6日国立中央大学会议拟定)仅对SCP基金会中国分部的项目文档格式做出了规定,并将“应当遵循该格式,并以白话文文体写作”作为SCP-CN-001的收容措施,SCP-CN-001的最初版本可如下所示:

1956年1月28日,SCP-CN-001存储于Site-CN-01的副本被以简体字和改进的白话学术文体重写。但其内容并无重大改变,仅作为指导性和建议性文件存在。

1979年6月6日,《SCP基金会中国分部项目文档格式守则》颁布并执行,SCP-CN-001根据这一文件的格式进行重写,并将关于项目等级详的细说明单独成文。1980年,《SCP基金会异常项目分级指导》被全文翻译并引入,SCP-CN-001中关于项目等级的详细说明被移除,并且SCP-CN-001被改重分级为Yesod。

1986年8月25日,基金会中国分部决定推进项目文档的电子化和旧文档的电子归档。SCP-CN-001和《SCP基金会中国分部项目文档格式守则》被改订,加入了关于项目文档的电子存储格式的说明。

1990年9月10日,作为事故SCP-CN-001-ACD-1的后续处理措施,SCP-CN-001被改订,初步明确了SCP-CN-001在基金会内的“首选格式”地位,并加入了对修改SCP-CN-001中的格式定义的限制,以及相关数字内容的管理准则,引入了更为严厉的审核措施。

1990年到2018年期间,由于基金会研究工作的开展,以及对涉及多元宇宙、概念性、基准现实、超形上学等的项目和学科的研究的深入,对SCP-CN-001的稳定性的认知进一步加深。在这一过程中,SCP-CN-001的文档数次被修改,以加入对新近发现的研究成果的综述。

2019年1月4日,作为事故SCP-CN-001-ACD-2的后续处理措施,SCP-CN-001被改订,SCP-CN-001的“首选格式”地位被进一步明确,并且与SCP-CN-001紧密相关的基金会项目文档数据库基础结构的控制权被转交给O5指挥部。涉及SCP-CN-001的忽怠协议与保护性模因接种政策开始实施。

附录001-3:事故SCP-CN-001-ACD-1

1990年8月15日,SCP基金会中国分部信息技术部门与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对基金会项目文档数据库进行了一次升级,这次升级将项目文档存取接口替换为纯文本文件操作接口,并对当时数据库中的所有项目文档进行了文本化。

1990年8月16日凌晨03:12,一个未被更新的,使用了SCP-CN-001中定义的数据模板存取数据模块诱发了一个存取错误,这个存取错误的后续影响导致了数据库的容错机制和自动灾难恢复机制失效,并在随后影响了3个主要数据中心,且在数据库内发生了雪崩式错误扩散。这些错误引发了至少4.3 TB的数据丢失与数据损坏。同时,由于损坏的文件的传播,基金会内部通讯网络受到了影响。03:24,Site-CN-01的防火墙侦测到了输入的错误数据,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临时切断了基金会的骨干通讯网络以及各数据中心的连接拓扑。03:35,O5指挥部授权了一支应急处理小队,开始执行数据库的恢复工作,并向全基金会中国分部发放了I级应急事件警报。

1990年8月16日14:45,恢复工作基本完成,但是基金会的正常工作中断了约11.5小时,数据损失与经济损失无法统计。

根据基金会信息技术部门与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事后呈交的报告,这次升级旨在提升数据库对使用了非标准格式的项目文档的兼容性,并避免原有数据结构中潜在引发的一个数据执行漏洞。但是,由于该升级仅得到了基金会信息技术部门与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的批准,没有进行严格的测试与审查。

事件结束后,时任SCP基金会中国分部信息技术部门与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主管、副主管和本次计划外数据基础结构升级相关的人员全部被给予了内部处分。

该事件被编为事故SCP-CN-001-ACD-1,并被视为SCP-CN-001的一次收容突破事件。该事故后的1990年9月10日,SCP-CN-001的收容措施被中关于数字内容的执行准则被进一步改订和严格化,收容严密性进一步提升。

附录001-4:事故SCP-CN-001-ACD-2

事故SCP-CN-001-ACD-2是异常分类系统(ACS)于2017年2月6日被引入SCP基金会中国分部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的合称。

ACS在SCP-CN-001定义的格式基础上,新增了保密等级(指定开启项目文档理论所需持有的安保许可等级)、扰动等级(衡量项目破坏常态和/或打破帷幕的能力)、风险等级(衡量的效应对一个人影响的严重程度,以及从中恢复的难易程度)和次要等级(SCP-CN-001定义的“项目等级”与前述分级之外的补充项目)等新的分级机制。这一分级由于其多面向性,开始得到部分基金会职员的采纳,并且快速取代了威胁等级系统。数据统计显示,2018年后新增的项目文档中,使用ACS的项目文档占比约为48.6%。

尽管根据SCP-CN-001的收容措施,ACS应被视为SCP-CN-001的扩展样式,而非对SCP-CN-001定义的格式的取代。但是,由于对ACS的使用的扩展,部分基金会职员开始向基金会信息技术部门提交申请,要求简化提交项目文档时使用ACS的流程。这类提交申请量增加的原因是,在现有的基于SCP-CN-001格式定义的系统中,使用ACS时,需要引入对ACS样式库的复杂引用和包含语句,并编写用于覆盖SCP-CN-001定义的渲染样式的重载代码。

在这一情况下,经过O5指挥部批准,2018年10月23日,基金会中国分部信息技术部门对项目文档数据库基础架构进行了一次维护,这次维护将默认的项目文档存取与渲染库套件ScpFoundation.Cn.Database.ItemDoc.Default.lbr链接到了默认使用了ACS样式的项目文档存取和渲染库套件ScpFoundation.Cn.Database.ItemDoc.Acs.lbr,并取代了遵循SCP-CN-001的格式定义编写生成的项目文档存取与渲染库套件ScpFoundation.Cn.Database.ItemDoc.DefDoc.lbr

这一升级过程于2018年10月23日04:17完成。由于基金会数据库使用了新的A/B双分区轮转式容错机制,升级期间没有遭遇错误,并且通过了测试,没有复现事故SCP-CN-001-ACD-1中发生的情况。2018年10月23日05:25,数据同步完毕,使用数据库热切换流程,将经过升级的B分区数据库替换了A分区数据库,并将B分区数据库的基础架构同步到A分区数据库中。该升级流程得到了O5指挥部的确认。

但是,该升级遭到了对ACS持反对意见的基金会职员的反对。反对者认为,ACS过于复杂,可能存在难以辨识或无法快速辨识的问题,且无论异常项目分级的字段数和细粒度如何,均无法对项目进行准确的描述,并可能出现《SCP基金会中国分部项目文档格式守则》颁布和实施前项目分级混乱的情况。由于升级已完成,且评估认为SCP-CN-001的收容措施没有被破坏,所以反对者的观点没有得到支持。

2018年10月26日晚间,升级造成的问题开始显现。部分具有元数据影响特性的项目的性质开始发生溢出,这种溢出现象最初是在数据库基础架构试图渲染有能力解析图像并造成/受其影响的项目的项目文档时出现的。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的推测为,由于新的数据库基础架构默认使用ACS样式渲染项目文档,并对单纯使用SCP-CN-001定义的格式撰写的文档使用了一个转换为ACS样式的铺垫层,这个铺垫层向项目文档中引入了ACS样式中的复杂图像,并诱发了相关项目的性质。这个溢出现象造成了部分具备元数据影响特性的项目突破收容,并发生了异常项目间的干涉,引发进一步的收容突破。同时,部分异常项目通过模块间的函数调用管道,进入了基金会项目文档数据库基础层与核心层,造成进一步感染和扩散。这个过程中,推测至少有24个具有元数据影响特性的项目突破了收容。并造成SCP-CN-1000其之后所有项目文档的数据遭到了严重破坏。

尽管I级应急响应措施迅速被建立,但是由于该事件造成的收容突破规模较大并破坏了数据库中控系统,且连锁造成了模因和信息危害的外泄,虽然成功地对部分设备实施了紧急断电,但是,应急响应小组无法快速完成数据库离线工作。同时,应急响应小组内发生了因通讯不畅造成的工作不协调,以及因模因/认知危害干扰造成的人员伤亡与工作中断。

2018年10月27日凌晨,项目文档数据库核心系统因垃圾数据过载而停止响应,但由于部分子系统仍在运作,突破收容的项目经由通讯链路进一步在项目文档间以及不同子系统之间传播。除元数据影响外,模因和认知危害项目一并在基金会内部大规模扩散。由于项目文档数据库需要被几乎所有的基金会职员访问,突破收容的异常数据以被感染的文档和部分人员为载体,绕过了基金会各子系统和通讯链路之间的隔离措施,侵入了包括基金会各设施指挥控制体系在内的各个部门、系统和结点。除部分独立设施外,基金会中国分部的主要指挥结构、运作架构和工作能力接近瘫痪。基金会总部与其它海外分部同时受到了小幅影响,根据O5指挥部的授权,基金会中国分部与海外基金会组织之间的通信线路被切断。

2018年10月27日清晨,部分异常项目突破帷幕,开始通过民用通信网络、互联网、广播电视等渠道,在帷幕外群众中传播。并影响到了部分基金会相关组织。

2018年10月27日早晨,O5指挥部、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信息技术部、模因部、逆模因部、误传部、概念部、反概念部、超形上学部等组成联合应急响应指挥部,开始统一部署针对该紧急事件的处理工作。同日,除联合应急响应指挥部使用的独立线路外,基金会各主要公用电子系统全部离线并停机,大部分基金会职工就地无薪休假。基金会的组织结构与工作架构基本瘫痪。

在机动特遣队的协助下,对溢出到帷幕外的异常项目的紧急应对于10月31日完成,相关人员的记忆消除、记忆植入和掩盖工作等在11月6日结束。

2018年11月19日,基金会大部分电子系统和通讯系统恢复运作,项目文档数据库的基础架构被恢复,对突破收容的项目的重收容工作基本完成。基金会内部各部门、各设施的指挥控制体系和工作架构基本恢复并开始运转。但是由于项目文档数据库尚无法运作并处于离线状态,基金会的收容、研究工作无法开展。出于对基金会运作稳定性的考虑,对无关人员实施了记忆消除和虚假记忆植入,数据库仍然存在的结构性损坏与数据损坏/丢失现象被掩盖为一次大规模的入侵事件。

2018年11月27日,异常项目重收容以及项目文档数据库以外的系统的恢复的扫尾工作结束,项目文档数据库的数据恢复工作开始进行。

2018年12月7日,项目文档数据库数据恢复工作结束并重新开始运行,SCP-CN-001中定义的格式重新取代ACS并成为基金会中国分部项目文档数据库的主要格式。基金会中国分部与海外基金会组织的通讯线路重新建立,内部各系统基本恢复到事件发生前水平。本次事件被编为事故SCP-CN-001-ACD-2,事故代号“流传”。

2018年12月10日,事故相关记录的归档工作结束,经O5指挥部评估,SCP-CN-001收容措施被改订,基金会中国分部项目文档数据库基础架构的控制权由基金会信息技术部门和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转交到O5指挥部。ACS被定性为“是对现有项目等级系统的进一步细化。它并非意图取代现有的项目等级系统,只是一种补充和提高”。

2018年12月11日,联合应急响应指挥部受权解散。

事故SCP-CN-001-ACD-2的最终统计数据包括但不限于:

  • 超过40个异常项目突破收容。
  • 帷幕外民众伤亡超过100,000人,主要原因系致死性或具备认知干扰能力的模因和/或认知危害感染及由此造成的危害性行为。
  • SCP基金会中国分部内部结构和工作瘫痪超过30天。基金会中国分部与海外基金会组织的通讯中断30天。
  • SCP基金会中国分部超过40个主要设施受到影响,C级及以上职员伤亡超过45,000人,主要原因系致死性或具备认知干扰能力的模因和/或认知危害感染及由此造成的危害性行为。
  • 超过4.3 EB的程序和数据被不可逆地破坏。

事故后的评估认为,事故SCP-CN-001-ACD-2存在引发BK级“帷幕破碎”情景和EK级“意识终结”情景的可能性。该事故后,SCP-CN-001的收容措施被中关于维持SCP-CN-001中定义的格式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的执行准则被进一步改订和严格化。同时,涉及SCP-CN-001的忽怠协议与保护性模因接种政策开始实施。SCP-CN-001收容的严密性进一步提升。

附录001-5:O5-9的对SCP-CN-001的补充批注

谨致启者:

您可能已经习惯了“编号,等级,措施,描述”的格式,而且或许这个文档让您感到一丝疑惑:

既然格式已经固化,为何还要如此反复地强调这个格式的必然性?

答案,说来也简单:因为这个格式,亦是我们这个世界的格式。

正如文中所言,SCP-CN-001是基金会叙事的基准现实与根叙述因。而正如您不止一次考虑过的问题:它是不是缺少了什么?

是的,这个格式,相对简单,也相对平凡,同时信息的密度也有限,尽管对于收容工程师们而言是一份很好的参考手册,但大量的信息需要通过对“描述”和“附录”的研读才能获取。虽然我们被称为“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但是无论是项目的危险性,还是项目破坏常态和帷幕的能力,还是一些不用阅读冗长文字就可以快速获得的关键信息,都是有必要的——就好像无论多么复杂的论文一般都需要一个“摘要”一样。

基金会试过很多,元数据影响,威胁等级系统,异常分类系统,都是我们改造它的尝试。

我们试过引入更多更丰富的项目等级,成功了。于是我们决定再进一步。

我们试过完全打破这个格式(没错,就是某些具有元数据影响能力的项目),让它变成图片(是的,就是2521),插入新的字段,改变排版,改变外观……

都无效。有的还引发了事故。

或者说,有效,但是只是这“格式”的一个变体和派生罢了。

基准现实也好,叙事框架也罢,无论如何,因已成就,缘已具足,于是便有了果,“格式”已然固化。

那么,这格式,SCP-CN-001,便是基金会的镣铐了。





还请拿起笔吧。

祝好

——O5-9





错误:附录项链表中侦测到错误的引用计数(0x00000018),正在中止文档加载……

错误:未知的错误(0x00000000




















这不是不去寻求新意的借口

这不是降临在基金会身上的诅咒

这不是被笔尖规定的真理





这是格式的镣铐

这是无法挣脱的束缚

这是一切新意的基础

这是基金会必做的工作

这便是我们的格式





这是一项挑战





构思 · 谋篇 · 写作 · 修改 · 成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