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 Play
评分: 0+x

此为SCP-EQ-077的实验记录。
2级或以上的研究员可以申请试用SCP-EQ-077,并将实验记录添加在此处。
格式如下:
试验 年/月/日

项目:SCP-EQ-077
受试对象:
实验过程:
试验结果:
笔记:


试验 2019/02/■■

项目:SCP-EQ-077
受试对象: 马物身份:AC:丘比特、S■■:白痴、P■■■■ W■■■■ P■■■■■、R■■■■■■■、D■■■■■■ B■■■■:狼马、P■■■ S■■■■:猎马、S■■■■■ E■■■、S■■■:两姐妹、C■■■■■■、S■■■■、W■■■■:三兄弟、W■■■■ D■■■■■■:女巫、K■■■ W■■■■:狼王、水■:演员、亿■:独眼狼、S■■■■■■■■■:吹笛者、滑■■■:仆马、夜■:守卫者、赟■:预言家、水■:教徒、B■■■■ F■■■■■:平民
实验过程:所有共20匹小马试验者说出启动语后立刻消失,空间魔法检测仪与空间异构探测器没有检测到空间异常与物质异常现象。■分钟后20匹试验者回归并且以完全不同的顺序站立在97米以内。没有异常与事故。
试验结果: 电影盒在■分钟后生成,内容如下:
夜,渐渐降临,大家经过了忙碌的一天都要睡觉了。赟■正在屋中捣鼓着那颗一只没有亮过的水晶球。“又是美好的一天~”他说道:“可惜今天什么活都没揽到,看来又要饿肚子了。”说着,他摸着咕咕叫的肚子哭了起来。可就在瞬时,他的水晶球闪烁起来了。

他惊讶的看着这颗闪烁的水晶球,但又感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他向窗外一望,天空上的明月已经变得血红。而一阵阵狼嚎声突然此起彼伏的传了出来。

“这….这发生了什么!”他惊叫道,吓得晕了过去……

一个个黑影出现了,他们似乎聚在了一起,然后就像死神的黑雾一般冲向了一匹小马的屋中。过了一会儿,那团黑雾又很自然的散开了,并消失在了茫茫村庄中。

“哦?那是什么?”一匹蓝色的小精灵天真欢快的从镇上跳来跳去,似乎没有一点恐惧。“噢~一匹小马,这么晚了出来干什么呢?”她笑着用魔法将蹄子上的爱心弓拉满:“不管了,既然你遇见了我,那么…”

“我就送你桃花运吧!”

嗖的一声,一只箭拖一道粉红色的尾巴飞了过去,直穿了那匹小马的胸膛,但奇怪的是他没有一点受伤的感觉,只是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确认自己没有伤口。发现并无大碍后,便匆匆离开了。

“1个~”她神秘的说道:“下面我还要再找一个…”她突然听到了动静,立刻躲在了屋旁的一个草丛之中。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谁啊?”水■打开了门。这里是水■的房子。

“小姐你好~”一个奇怪的生物拿着一个箱子站在门口:“我是狮鹫快递的,这里有个你的快递,请签收~”说罢,水■将箱子拿进了屋,并签收了快递。

“就你了!”她再一次拉满了弓,对准了水■。

“这是什么..啊!”水■感到自己被什么射中了,感到一股刺痛。但检查了一下,也什么都没有。“任务完成~睡觉去咯~”水■看到一道蓝光闪过,挠了挠头,并继续查看了那个箱子:“哇,这些东西……”


S■■■■■■■■■从床上起来,看着窗外的红月,突然两眼一亮,并拿出了自己研究的“咒语”。对着红月,他感动的留下了泪水。

“我的计划,终于可以实现了!”

他带上了什么,从屋中冲了出去。


“咚咚咚…”黄昏正在屋中睡觉,突然听到敲门声。她本来不想开门,但听到了这熟悉的敲门规律,她立刻打开了门。并将思诺放了进来。“姐姐!”思诺抱住了黄昏。“好了,我的乖妹妹,怎么了?”

“姐姐,我刚刚听到了一阵非常美妙的音乐,就在我的耳边萦绕,旋律十分的优美~”思诺:“我说的是真的,可惜你们有些小马没有听到啊~”星风、小生在一旁笑着。

“有吗?是你幻听了吧?”黄昏一脸懵逼的看着她。

“可我说的是真的,很好听啊,像是这样,哼哼哼…”思诺尝试哼出她刚刚听出的小调,但她却怎么都哼不出来了。“看吧,我都说是幻听了”黄昏偷笑到。

“不,我没有!呜~”思诺看到黄昏偷笑,哭了起来。

“好啦,我错了,思诺不哭~”黄昏轻抚着思诺。

“啊!!!!”一声惨叫划破了天空,使大家惊得所有马都出来了。

“发生了什么?”小生打着哈气。“不知道,声音好像是从那边传过来的!”白鸽指着那栋被死神笼罩过的房屋。大家立刻冲了过去。

“啊!!!”刚刚因好奇打开门的水龙吓得直接后退的趴在了地上。“没事吧,水龙…”宝利风将它扶起,然而看到里面的情况时也惊呆了——或许大家都一样,脸上都出现了惊讶的表情。

因为一匹小马的血肉模糊的尸体留在了这里…….

“唉,怎么感觉少了匹小马?”小查东张西望,发现赟轩不在了:“咦,赟轩怎么没出来?”

“说的也是,他去哪里了?”AC也点了点头:“难道他是……”

“先别急着下结论!”水溶说道:“小查、红石、落墨、斯朗,你们4个去他的屋子里看看!大家都两两三三的组队去找找线索吧。星风,你和我去找一下镇长!”

“好的!”大家听从了这个指令,便各自组队离开了。

……

夜色渐渐消退,太阳的光芒从东方射出,但这光芒似乎并不能照亮大家心头的黑色乌云。一大早,大家都来到了村中的大厅,并围成了一个圆桌。镇长大人坐在了正对门的位置,并推了推眼镜:“今天把大家着急在这里,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和大家宣布——昨天晚上我们的一位村民——黑羽被杀害了”

大家昨天晚上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所以都只是沉重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过多说话。

镇长看大家的表情十分的一致,便摇了摇头:“但我想说的是,这个事情没有那么的简单!”

“!”听到这里,大家都用着惊讶的眼光看着镇长。

“我查阅了一下古典,发现当血红之月降临时,村中曾是狼族血脉的小马们会变成狼马,屠戮生灵,而此后的每天晚上都会这样…”

“那怎么办?”思诺问道。

“所以本镇长决定,我们将推选出一位警长来领导我们,而我希望大家能找出更多狼马的线索。此后每天早上,我们都会来到这个大厅交流和讨论,并以绝对公平的方式进行公投并处决那位票数最多的小马…”

“……”大家以默许的方式赞同了镇长的建议。

“那么现在开始竞选警长吧!你们谁自己感觉有这个能力?”

“水溶吧!昨天她的指挥能力很强啊~”白斯说道,大家也都将视线对准水溶,看来对她昨晚的表现十分满意。“谢谢大家的肯定,不过…”水溶推了推眼镜,并摇了摇头:“我觉得这件事的责任太大了,需要一个更加保险的决定。”

“那我来吧!”宝利风说道:“我想我可以承担这份责任!”

“可是你有什么可以证明你不是狼马的吗?”白鸽问道。

“我有枪!”(这局话通常在游戏中就是说眀自己是猎人)说着,他从背上拿出了自己那把冒着蓝火的猎枪。(宝利风:这句话可能会让观众懵逼为什么一句话镇住了大家,不过游戏中的各位到是一听就明白了)

“还有要竞选的吗?”镇长问道。下面鸦雀无声。“那么我宣布,宝利风成为了警长,希望大家能在他的领导下成功将狼马们全部处决!那么,我们现在开始讨论。请大家严格遵守秩序,从你开始吧,夜熬!”

(圆桌顺序:赟轩、水溶、宝利风、夜熬、Sam、水母、滑稽小生、闪现星风、落墨、狼王、和平白鸽、红石、亿盐难进、AC、思诺、黄昏、斯朗、小查、秋雨、水龙。)

“我?”夜熬十分尴尬:“我…我也什么好说的啊,昨晚我一直在睡觉,什么都不知道~”

“同上~”Sam点了点头。

“我…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水母说道:“我昨天晚上看到了一道蓝色的身影…”

AC、Sam、红石、小查、水龙都惊了一下,这使大家的眼光都朝向了他们5位。

“当然,也可能是幻觉吧~”水母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能确定。

“既然水母说她可能看到了,那我想知道还有没有别的小马看到了?”滑稽小生说道:“只要有第二匹小马看到的话,应该能证实…”

“可惜我没有看见~”落墨摇了摇头,他的目光看了一眼红石。

“等等…蓝色身影?”狼王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从沉思中醒来:“我看到了!”

“!!!”大家的情绪似乎紧张起来,而身旁的落墨和白鸽则拿着惊讶的眼神看着狼王。“昨天晚上我本身想出门将门外邮箱里的邮件清一下,结果看到了一道蓝色的身影,而且还拿着什么东西对我进行射击!”

“那可就有意思了~”和平白鸽尬笑道:“不过我有个问题,如果那个蓝色的身影是狼马的话,为什么不杀掉你呢?所以说TA可能不是匹狼马,或许只是那天想对你闹着玩吧?”

“或许有可能?”狼王挠了挠头:“不过我说的可是真的啊!”他将眼瞥向了水母,却不想四目相对,脸红了起来,立刻瞥了回去。

“请大家相信我,我昨天晚上一直都在屋中…”红石坦然的说:“所以我也没什么可以讨论的…我唯一知道的,也就是在事件发生后,赟轩没有出现,我和小查过去后发现他倒在了家中的地板上。”,他看向小查,小查也点了点头。

“嗯…”亿盐看着大家笑了笑:“过…”

“唔,我昨晚也一直呆在家中什么都没干啊!”AC委屈的看着大家,两眼似乎要流出了泪花:“我那么可爱怎么可能是凶狠的狼马吗?”

“轮到我了吗…”思诺弱弱的说:“我有个事情想问大家,昨天晚上有小马听到美妙的音乐声吗?”

四下一片寂静,只有星风露出了一丝忧虑的眼神,不过除了滑稽小生外,没有其他小马注意到他的眼神。“那看来是我幻听了…”思诺低下了头,随即抬起头来盯着白鸽:“不过这里我想怀疑一下白鸽……” “!”白鸽十分警觉地看着思诺。

“当然我只是怀疑…因为你这么说让我感觉你像隐瞒狼马…”思诺说道:“你似乎一直想证明那个蓝色身影不是狼马…”

“我也怀疑…”黄昏也点了点头。

“随便你们怀疑…”白鸽没好气的说道:

“反正我也只是推断一下…”思诺脸上流露尴尬的笑容:“不是在针对白鸽啦…”

“…”斯朗表示没什么可说的。

“我也没什么可说的吧…”小查摆弄了一下自己的帽子:“我只想让赟轩解释下昨晚他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昏倒在了家里,否则我对你有着十分大的怀疑~”小查的眼神似乎直穿了赟轩,不过赟轩也点了点头。 “我感觉我也没有什么可以说的吧…”白斯说:“我同意白鸽的想法,也同意思诺的想法…”

“你这话说和没说一样啊…”水龙摆了摆蹄子说道:“来吧,让我们听听赟轩的故事~”

“也没有什么啊…”赟轩挠了挠头,羞红着脸说:“只是因为听到了狼嚎吓得晕倒了…..”

“…..哈哈哈哈哈…”听到因为这个原因,大家笑成了花,就连十分严肃的镇长都笑了。

“好了,我分析一下吧…”水溶点了点头,抚慰了一下我幼小的心灵:“首先是狼王和水母,他两共同证明了昨晚蓝色的身影,然后是思诺和黄昏怀疑白鸽,其他的也没有什么了…你怎么看,我们的警长?”

“证据还是欠缺啊…”宝利风摇了摇头:“今天就不归票了,大家今晚要保护好自己,明天大家再来一起讨论吧!”

“ 那么大家今天的处决投票?”

“弃票!”大家异口同声的说。

“那么大家解散吧!”

大家都碌碌离席了。而有几位小马出现了对眼的信息——水母和狼王对了眼神,小查、斯朗和白斯互对眼神,小生和星风互对了眼神,水溶和宝利风互对了眼神……

1.webp.jpg (宝利风成为警长)

月亮再一次渐渐升起……

第二晚,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月亮,升起来了……

“嗷~”狼叫声再一次回响在村庄之中,使大家战栗(播放了一些小马在家中发抖的画面。)。视线再次转移到了赟轩这边。

“可怕,可怕,好可怕…”他不停地冒着冷汗,一副十分着急的表情——显然他在想着什么,他看着暗淡的水晶球,却不知道该如何使用,他望着星空,突然发现了夜空中最亮的星,便神不知鬼不觉的喊道:“哦,伟大的玛雅星,可不可以告诉我白鸽的身份是什么?”

而那颗星星似乎听懂了他的话,照射出一道美丽的白光,打到了水晶球上(赟轩:不得不说,百万级特效啊!)。而水晶球也浮现出了一个场景——白鸽变成了狼马,带上了面具,和其他几个朋友一起向着一个熟悉的房子前去….熟悉的房子?

Duang!门被一蹄踹开了,外面走进了6位面带面具的“小马”——或者说是狼马,他们恶狠狠的向着赟轩走来。赟轩却吓得走不动了,想叫都叫不出来了。他似乎已经愣在原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住蹄吧,你们别白费力气了!”突然一个神秘的声音出现,使得他们惊讶不已,突然,赟轩周围出现了一个魔法保护屏障。其中两匹狼马似乎还想要尝试,但在经历失败后还是离开了…

“好了,你安全了~”一道灰紫色的身影从我的天花板闪出。

“夜熬!”赟轩惊讶的说道,随即哭了出来,扑倒在夜熬的蹄下:“谢谢你救了我!”

“好了,因为我刚刚知道了你的身份,所以我才保护的你…”夜熬甩甩手中的长矛:“不过你也不要太高兴,我的这个魔法两天内不能对同一匹小马使用!”

“what?那我明天怎么办?”

“只能好自为之啦…算了,快说你预言到了什么?”

……

村头小山上,皎洁的月光照在了地上。似乎有一个身影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哦,我来了,抱歉我来晚了…”另一个黑影从另一边走来了。

“谢谢你能来赴约~”一个雌性的声音说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觉得对你一见钟情了”(注意,这里因为玩家们要把自己的记忆“删除”,使电影更加真实,也就是不带着原有的身份(他们是cp),所以才说一见钟情。)

“我…我也是呢…”

两个黑影相互拥抱了起来,然而有了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他们很警觉。看起来小镇的风儿和草儿很不同意他们的约会啊。“明晚我们再来相会吧,今晚我怕会被其他小马发现的…”

“好的…明天见…”

……

天渐渐的亮了,黄昏早早的起了床,并立刻跑去了她的妹妹家:“思诺,思诺你在吗?”她用着暗号的方式敲着门,但门并没有“关好”。一看到这里,黄昏的心立马慌了,她立刻冲了进去,大喊着:“思诺,思…..”她突然停住了——思诺的尸体就躺在了床边。

她的泪水在眼角集聚,无数的怒火在内心中燃烧,最终她跑出了屋子,爆发出了内心深处的悲伤:“思——诺——!!!”(黄昏:当时我是真的急了…)

这声喊叫使大家都立刻赶了过来……

第二天,白天,城镇大厅。

19匹小马围坐在大厅圆桌。

“在此我很抱歉的宣布,我们敬爱的思诺昨天晚上被狼马杀害了…”镇长悲痛的说道,而台下也都是悲伤的脸庞——除了黄昏,她只想找出杀害思诺的凶手。

“还是从夜熬开始吧…”

“昨天晚上还是有点线索的,我可以证明赟轩是好马…”夜熬说道:“我会相信他的,至于为什么就先不说了~”他向赟轩试了个眼神,赟轩点了点头。

“没什么,我觉得AC有问题,没理由,过~”Sam傻笑着,开玩笑的说,脸上有着神奇的表情。

“我…没什么,过…”水母摇了摇头。

“同上…”滑稽小生点了点头。

“+1…”星风跟上:“不过Sam很有意思啊~”

“+2…”落墨也跟上了。

“那我…+3?”狼王问道:“其实…那就等着看看赟轩和夜熬有没有什么使大家劲爆的发言咯?”他说道。

“哼,无话可说,过~”白鸽略带讽刺的说,好像就因为思诺昨天怀疑他才落得今天这种下场的。然而他的这种不屑态度使黄昏十分的愤怒。

红石、亿盐都没有说什么,AC也只是调侃了一下Sam不要无理取闹。但黄昏可能是情绪失控了,大声吼到:“就是你!白鸽,就是你害死了思诺!你因为我们昨天怀疑你而怀恨在心,所以你杀死了思诺!”

“拜托…你激动没关系,有证据吗?” 白鸽表现的很淡定,不过似乎有汗在鬃毛间流出。

的确,如果没有证据的话,那么就没有任何的说服力。

“你要证据吗?”赟轩一声回复就使大家惊住了。“什…什么?”白鸽说话已经不流畅了。

斯朗、小查、白斯和水龙自动跳过了讨论,现在赟轩发言。

“首先我和大家说一下,我是预言家!”赟轩露出了犀利的眼神看着白鸽:“我要告诉大家,我昨天晚上语言了和平白鸽!他是匹狼马!!!”

“……”

“…你们倒是…给点动静啊…”赟轩发现除了夜熬和黄昏有点反应外,都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我查杀了好吗?”他的脸上流露着尴尬的表情。

“嗯…理论上来说这个查杀应该是成立的吧…”水溶打了个哈气:“但是随便一匹小马都可以说自己是预言家,你能为你自己的话负责吗?”

“说的也是…”宝利风说道:“我今天就不归票了,你们自己决定吧…”

赟轩、夜熬、黄昏上票给了白鸽,白鸽反票给了赟轩。狼王和水溶选择了弃票,宝利风想了想最终也弃票了。斯朗、小查与白斯则跟票了赟轩等马。Sam投给了AC,AC反投了Sam。而星风认为Sam的举动过于白痴,投给了Sam,小生则跟票。其他的小马都弃掉了自己的票。

最终,白鸽6票、AC1票、赟轩1票、Sam3票、9马弃票。白鸽被处决。

“你们…你们会后悔的…”白鸽留下遗言,恶狠狠的看了一看赟轩,走上了刑台,随着一声枪响,白鸽倒下了……

“散会!”镇长说罢,就离开了大厅……

2.webp.jpg

(思诺被杀,白鸽被处决)

月亮又双一次升起来了,今晚又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嗯…今天守护着他吧…”夜熬站在小查房子的屋顶上幽幽的说,他灰色的双翼在夜空中绽放,隐隐约约,他听到了狼马们的脚步,但转念一想他们过来也是白费,所以就趴在了屋顶,然而趴着趴着就来了一股困意,打了打哈气,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

“我安全了吗…安全了吗…”这是赟轩第N次这样喃喃自语了,他现在害怕的躲在了床底下,全身都处于紧张的状态。突然门开了!他吓得屏住了呼吸,不过过了一会又出现了关门的声音。“呼…安全了…”他从床底钻出,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并走到了桌旁,拿起了水晶球。:“哦,我的水晶球,今天我想知道宝利风的身份…”

……水晶球没有反应……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突然,水晶球掉落在了地上,砸了居然一点擦伤都没有!——这是个假的!

“可恶!!!谁偷了我的水晶球!!!”赟轩咆哮道……

另一边,水母刚刚回到了屋中,她脱下了身上的黑色斗篷,从包中拿出了一颗闪亮的水晶球——正是赟轩的水晶球(场上一片惊呼)。她四下看看,发现没有其他小马,就关上了窗户和大门,并对着水晶球轻语:“水晶球啊水晶球,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我爱着的那匹马,他的身份是……”

水晶球慢慢浮现出了真相,而水母在看到后面色发白,她披上了斗篷,脸色十分不好。她冲出了房子,消失在了月色之中……

……

“哈气~”夜熬在小查的屋顶中醒来:“糟了,我怎么睡着了!”他立刻惊醒了起来,并谨慎的观察这四边状况。不过似乎没有什么异常。

“……”正当夜熬准备发呆时,屋子的门突然打开了。“是小查!”夜熬小声嘀咕道,他目送着小查跑向了一旁白斯的房间中。“啊!!”他听到了尖叫,立刻飞到了近处隐蔽起来。但他只用一眼,就明白了什么——白斯死了。而小查也没有立刻呼唤所有小马,而是自己稳定住了情绪,检查了一下房间。他似乎发现了什么,立刻扑了上去。

“红色…?”他说了一声,便立刻冲了出去……

夜熬跟了上去……

“我的水晶球呢…”赟轩追随着蹄印来到水母家附近,最终找到了被水母丢在了半路的水晶球。“谢天谢地,我的小宝贝~”他拿起水晶球亲亲抱抱。“不过水母为什么要拿我的水晶球,或许是其他小马偷的?”正说着,他突然听到了一个美妙的旋律,随即不由得偏偏起舞………

“狼王!”水母立刻冲了过去。“水母?你怎么脸色这么白?”两位情侣再一次在月夜下相遇,但狼王看到水母苍白的脸(水母:等等,我不就是白色的吗?)(赟轩:我还是红色的了,怎么羞红啊!),流露出一丝担忧和痛苦。

“我可能没事…”水母有一些要哭出来的感觉:“但我想知道,你是不是狼马!”

“!”狼王十分惊讶——惊讶她是怎么知道的。“我…”他紧张的说不出来话:“即便如此…我也爱你啊!”

“但你们的狼群是不可能接受的!”水母哭泣到:“而大家也不可能容忍一匹狼马出现并存在在村庄之中!”

“……”狼王沉默了,他将哭泣的水母搂在怀中,安慰道:“没事,总会有办法的…”他的声调有些犹豫:“或者我们可以把大家全部杀掉,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全部?你疯了吗?你一匹狼是打不过他们一群的吧!”水母说道,她显然是被狼王这个愚蠢的想法惊到了。

“怎么不行呢?”狼王轻抚了一下水母:“总会有办法的,而且我已经想到了!”

水母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那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啊!”“一定!”狼王亲吻了一下水母,两马的脸稍微红晕。“别了,狼王,一定要小心!”水母离开了。

“我保证,我们一定能在一起的…”

狼王的眼神似乎十分坚定,而且已经有了想法。月光照着这对恋人,十分的浪漫,但过了一会却又云朵飘了过来,使月光变得恍惚,但却使得场面更加浪漫了。

……

天亮了,大家又一次围坐在了圆桌旁。

“看来大家都知道了今早的事情了…”镇长悲伤的说:“我们的白斯离开了马世…”

“我有话要说!!!”小查直接拍案叫板,眼神中充满了杀气,吓得大家不敢说话了。“小查,你可不可以等到你说话的时候在…”

“让他说吧…用我的说话机会~”夜熬说道。

镇长点了点头。

“大家…昨天晚上我的兄弟白斯死了!他是那么的老实,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被杀害。昨晚我去找他时,我在他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东西!”说着他拍出了一个根毛——红色的毛。瞬时,那两匹有红色毛的小马成为了焦点——赟轩和亿盐。

“然而,我为了找到凶手,立刻跑向他们两位的家中,结果……”

“不是啊,我是出去找东西去了!”赟轩大叫道。

“你看,我都还没说什么了!”小查指着赟轩吼道:“那匹狼马自己都暴露出来了!”

大家都转向了赟轩。赟轩紧张的汗如雨下。“可是昨天赟轩确实收到了狼马的袭击啊~”夜熬说道。

“是啊,如果你也是一匹狼的话,你们就可以澄清两匹狼马了不是吗?”斯朗冷冷的说道:“更何况你们昨天还投出了不知道是不是狼马的和平白鸽!”

“那家伙杀了思诺,罪有应得!”黄昏说道。

“既然你说他杀了思诺,罪有应得,那么我们现在说赟轩杀了白斯,是不是也是罪有应得!”小查振振有词的说道。

“你…”

“好了,肃静一下!”宝利风敲了敲桌子,大家见警长说话便安静了下来:“我知道现在十分的乱,我们来理一下思路,顺便来投下票吧。小查用证据指证赟轩是狼,而夜熬和赟轩则互相证明赟轩是好马…好吧,大家来投票吧,我弃票!”

“弃票…”水龙、水母、水溶三水弃票(三马:什么鬼?)、狼王、亿盐、红石也弃票了。

小查和思朗则将票投给了一下,星风和小生则跟票了。Sam再一次投给了AC。

“你干什么啊!”AC回投给了Sam。

这似乎是一个转机,本身以为会被投出去的赟轩立刻投给了AC,夜熬和黄昏见状也投给了AC。落墨似乎想要投谁,狼王给了他一个眼神,他点了点头,将最重要的一票投给了…

AC…

“为…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AC似乎不敢相信这逆转的,而弃票的小马们也似乎十分的惊讶,当然,小查和思朗也十分的不服气,但最惊讶的属星风,他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愤怒。这一点被狼王看到了… Sam则傻笑了一下,便散去了……

4.webp.jpg (白斯被杀,AC被处决,狼王和水母为恋人,夜熬为守护者,赟轩为预言家)

月亮又双叒次升起,第四晚……

一个山崖旁,星风站在那里,远望着什么。“主人,我来了…”一匹小马走了过来,但看不清楚他的身影:“有什么事情吩咐吗?”

(悲伤的音乐响起,星风:wtf?)

“谢谢你一直没有揭穿我…”星风说道:“可惜我的生命已经不多了,我今天似乎露出了破绽,我想很快就会有狼马来杀我了……”

“那你为什么不…”“跑不掉的…”星风无奈的说道:“但是我想将这股魔法传授给你,让你来帮我完成我的遗愿…”

“星风…”

“我相信你一定行,去吧!”他将乐谱和笛子交给了这匹小马:“快走吧,他们要来了…”

“嗯…再见…”黑影离去了,而大家能清晰的看到,几滴泪水飘洒在了空中…

他见黑影已经走开,便过了头,望着小镇最后的景色。他没说错,过了一会狼马们的身影出现了。“你们来了啊~”星风幽幽的说。“很抱歉,既然你已经撞到了我们,那么我们也只好杀掉你了…”狼王挥了挥爪:“在此之前,你还有什么亿盐(遗言)吗?”

“看来我吹笛者的计划失败了呢…”星风笑着说道:“杀了我吧…”

“吹笛者….?!”赟轩惊呼道,他正在和夜熬窝在一起看着水晶球。

“你那么惊讶干什么?”夜熬问道。“我昨天晚上确实听到了美妙的笛声…”赟轩说道:“而且就是因为那笛声我才晚回家了…”

“不过查到了狼王是狼王…狼王是狼王…哈哈哈…”夜熬笑道:“狼王不就是狼王吗?”

“这样的话我们明天就把他查杀吧!”赟轩说道:“虽然我感觉…算了,一命换一命吗~”

突然,一匹狼马攻了进来,但保护罩将他劝退了。

“看到了吗?没有我你早就上天了!”夜熬自负的看着赟轩。“是是…我的救世主~”我无奈的看着夜熬……

随着鸡叫声,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了。

“让我们开始今天的讨论吧!”镇长说:“首先是不行的消息,今早在悬崖边发现了闪现星风的尸体…”

“没错!而且我知道凶手是谁!”赟轩咄咄逼马,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各位,昨天晚上我查到了狼王的身份了!他就是狼马!”大家立刻把视线转移到了狼王身上,奇怪的是他没有一点的焦虑或者害怕,反而一脸淡定的说道:“你继续说,我听着呢~”

“额……”赟轩说道:“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遗言?”狼王一脸疑惑的问道:“我为什么要说遗言?”

“我查杀你了啊!!!”

“……”场上一片沉默,赟轩第N次懵逼了。

“首先,你本来就不是预言家;第二,你昨天的表现一点都不正常,甚至无法解释清楚小查的证据;还有第三点…我、是、预、言、家!”他一字一顿的说道。

“有好戏看了~”亿盐坏笑道。拿起了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爆米花。

“你…你还想把我查杀了?”赟轩看着他,大家都不知道狼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是查杀了,不过不是你,我查杀的是…”狼王指了指隔壁的红石:“就是你,红石!”

“什么?!!!”大家都惊住了,落墨甚至看了一眼狼王,简直不敢相信,而红石先是一懵,随后大声反抗:“不是我!!!”

“随你怎么反抗了,首先我在水晶球中看见了你杀死了星风,其次…”狼王拿出了蓝色的鬃毛:“这是我从星风尸体旁找到的鬃毛,和红石的鬃毛完全相同!”

大家开始议论纷纷,而红石看到这一幕时十分的愤恨:“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狂笑着:“这不是你让我给你的吗?你这个叛徒!你也是狼不是吗?”他似乎已经丧失了理智了:“哈哈哈…你查杀我!我是狼,对呀,我是狼,我居然遭到了背叛?!不可饶恕!”

红石似乎变得失去了理智,扑向了狼王,而许多小马最终拉开了红石。“大家还有异议吗?如果没有的话,今天红石将会被处决了…”

“没有异议…”宝利风说道。“没有异议!”其他的小马附和道,只剩下了一脸懵逼的赟轩和夜熬。

“他也是狼啊!为什么只杀我!他可也是匹狼马啊!!!!!”红石还在咆哮,而枪响后,咆哮声还在大厅回响。“至于赟轩和狼王谁是真的预言家,我们明天再讨论吧…”水溶说道,大家都渐渐的离开了。

“水母,你来一下…”狼王将水母叫了过去。而赟轩与落墨走到了一起…

赟轩看着落墨,他的感情油然而生(赟轩:他可是我学弟,很亲切的~)。“落墨…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可以信任你吗?”

“当然可以啊~”他露出了一个灿烂而神秘的微笑。这笑容使赟轩放心了许多。这时一阵风吹掉了旁边枫树上的一片枫叶。

“谢谢你,落墨…”赟轩开心的笑道:“我是想告诉你,我是真的预言家,狼王真的是狼王!”

“哎呀~狼王不是狼王还是马王啊?”落墨笑道。

“不是,是狼马王!”赟轩说道:“我就是要告诉你小心一点!”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提醒!”他给了我大大的笑脸:“我走啦!”说罢,他消失在了拐角处…5.webp.jpg

(星风被杀,红石自爆)

第五晚……

“喂,狼王,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一个黑影冲着狼王吼道:“你这是为了什么?”

“你就别在意了这个问题了!”狼王说道:“今天我们要把那个预言家杀掉,你先过去,我和亿盐随后就到…”

“等我们杀死他后,你要给我讲明白!”说罢,那个黑影就离开了。

而亿盐的身影就显现了出来,显然他对狼王留下了他而感到惊讶。

“你想干什么啊?”亿盐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没什么,你不用装了,我知道你是白眼狼…”狼王十分淡定的说了出来,亿盐用着惊讶加佩服的眼光看着狼王:“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不刚刚联合他杀掉我,反而单独留下了我?”

“因为我想和你谈笔交易,如何?”狼王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听完了狼王的想法,亿盐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亿盐:哎~那么可爱的我居然在当时黑化了,翻桌子!)“虽然不知道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不过…”他点了点头:“我接受…”说罢,他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好戏开演…”狼王笑着说:“不知道水母准备好了没…” ……

“伟大的玛雅星,亲爱的水晶球…请告诉我…”赟轩停顿了一下,想了想说道:“可爱的落墨的身份是什么吧……”

“应该还躺在床上睡着觉了吧…”赟轩想着,但水晶球似乎一点面子也没有给。因为赟轩发现落墨在移动,而面前的屋子…

“终于可以杀掉你了,不是吗?”赟轩感到背后一凉,他回过头,却愣在了那里,随即一个回忆从脑海中闪过……

“我可以相信你吗,落墨?”

“当然可以….”“然可以….”“可以….”“以….”

那个神秘的微笑再次浮现在了落墨的嘴角,使赟轩不寒而栗。“你那么信任我,可惜我不是你应该信任的啊~”落墨“无奈”的说道,举起了爪子:“我很抱歉,赟轩学长,但是…”

“明年的今天,是你的祭日!”

“啊!!!”。一声尖叫,赟轩愣在了那里——落墨被身后一匹红色的带着面具的小马袭击了。“可惜了,小家伙~”说罢,他迅速离开了作案现场,只剩下了倒在血泊中的落墨和沾满血迹愣在一旁的赟轩…而这恰巧被水溶看到了这事件的结局(就是看到了这画面,而没看到过程。)

原来,水溶本想今天拿着解药来看看有没有小马需要援助,没想到看到赟轩血泊成河的家后,她立刻想到了狼王,并立刻向他的家跑去。

“救…救我!”水溶刚到门口,就听到了狼王虚弱的求救声,她立刻冲了进去,狼王这奄奄一息的坐在床边,身上有着2个刀口。“呼,及时赶到,还有救!”水溶跑了过去,并将治疗解药递给了狼王。

“谢谢…谢谢你水溶…”狼王喝下了药水。

“是谁?”水溶问道:“是谁伤害了你?”

“赟轩…”他说道:“我预言了他,他是狼马…”

……

今天,大家的气氛十分的不对劲,毕竟尸体是从赟轩家中发现的,而赟轩现在似乎一直没有回过神来,嘴中一直在念叨着:“为什么…”

“好了,现在我们只需要问问赟轩了…”宝利风说道。

“真的不是我…昨天我预言到落墨是狼马,然后他要杀掉我,结果被另一匹带着面具的狼马杀掉了!”赟轩低着头说。

“但是我也查杀了你,赟轩…”狼王说道。

“而我支持狼王,因为昨天晚上他被杀了…”水溶推了推眼镜:“我是女巫,昨天晚上我救了狼王!”

“我们支持狼王!”小查和思朗还在为白斯的死而生气。

“我也只能相信狼王了…”水母说道。水龙也只是点了点头。

“我…真的不是我啊…”赟轩哭了出来…

“我相信你,赟轩…”夜熬坚定的说:“我亲眼看到了他的预言啊!”

“但我也亲眼看到了狼王倒在了他家里,还差点死掉!”

“停停停停停!!!!!”Sam发疯似的大叫到:“我是狼!我自爆好吧!你们真是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他怎么了?”大家惊呆了…

“哈哈哈哈!!!”他似乎做着发疯似的动作,好像想攻击大家一样:“如果我这里都自爆是匹狼马了,你们可以把我投出去了吧哈哈……”

不过他被大家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但他看起来神志不清了,再结合他以前几局的表现,大家得出结论——他是白痴。

“算了,就不处决他了…”镇长擦了擦头上的汗:“但他的投票权就取消了吧…”狼王:当时知道他是想用白痴的身份保住赟轩,我们也就遵守了这个潜规则)

6.webp.jpg

(落墨被杀,Sam发动技能自救)

“这个夜熬看起来有点意思啊…”水龙眼中冒着火光:“今晚看来要给他一个惊喜啊!”水龙溜达到夜熬得屋旁,却发现他马不在这里。“算了,我等等他吧~”

夜熬去了那里了呢?

“黄昏…”夜熬坐在黄昏旁边:“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黄昏脸色微红,不过还是点了点头:“不过你在这里的话,赟轩今晚怎么办?”

“额…管他呢~他今天的表现感觉他需要静静…”夜熬说道:“今晚保护好你才是我的任务呢~”“谢谢♪(・ω・)ノ”黄昏笑着说:“不过…你是怎么保护我的呢?”

“现在在咱么周围有着一圈魔法保护罩,可以防止狼马们的入侵…”

……

“水母是好马…”赟轩愣在了水晶球旁,但水母确实是好身份。“不应该啊,她和狼王走的那么近,但我的水晶球是不会骗马的吧…”

水晶球中的水母正在自己二楼阳台上站着远望,但没有什么异常。“算了,睡了…”

但是他似乎没有看全,因为水母的身旁——有一把狙击枪!

“一切按计划行事吧…”水母看着狼王留给她的纸条,在她犹豫了三秒后,她举起了狙击枪,瞄准好了黄昏:“抱歉,黄昏,我不是…故意的…”

……砰……

“黄昏!黄昏!”一瞬间,黄昏倒在了血泊中,而夜熬在一瞬间彻底崩溃了:“发…发生了什么,黄昏,黄昏!你醒醒!”黄昏没有在回应,而渐冷的身体和流动的鲜血让夜熬愣住了。

(夜熬的保护罩只能防狼马,至于狙击手的子弹是致死的,女巫也救不了…)

他失魂落魄,然而刚回到家,就发现了坐在他家客厅的水龙。“现在来拜访我真是不是时候呢!”夜熬的表情十分的严肃,没有了往日的幽默。他拿起长矛,对准水龙:“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自己离开,要么我带你出去……”

“唔~你那么悲伤干什么!”水龙笑了笑:“既然你看起来都想自杀了,那么…”它掏出了火柴:“我帮帮你?”

“你、想、干、什、么?”夜熬看着它,冷冷的说。

“我水龙虽然叫水龙,不过玩起火来…哈哈哈哈…”它邪恶的笑声回响在小屋之中:“我也是一级棒呢!”……

一个火星瞬间点燃了小木屋,而两马只是冷冷的互相看着对面,伴随着大火吞噬了整个小屋……

而在我们警长的屋中,也发生了悲剧……

“亿盐…”宝利风已经倒在血泊中,流血不止,但还有一丝力气:“我真的没想到是你呢…”

“所以呢?”亿盐狰狞的笑容令马战栗:“你还能怎么样呢?我马上就能杀光这里的所有小马,并且独自活下来!”

“想法很好,呵呵…”宝利风的角似乎在漂浮着什么:“不过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他举起了那把猎枪:“我有枪啊!”

“!”亿盐发现了自己的归宿,他想跑,但已经来不及了…

砰……

“今夜真是混乱呢~”狼王坐在山头,看着这混乱的“景色”,笑了出来……

……

“咳咳咳…”镇长轻咳了几下:“昨天晚上发生了巨大的惨案…首先,我们的警长宝利风同志遭到了亿盐狼马的袭击,而最后也开枪带走了他。水龙和夜熬则在夜熬的小屋中因为火灾而死亡,还有黄昏低语——她似乎没有遭到狼马的袭击,而是枪杀……”

“不过根据宝利风的遗书,他说将警徽交给水溶……”

“好了,我们开始讨论吧!”

“这还有什么讨论的吗?昨天没有投出去赟轩,那么今天应该投出去了…”狼王理所当然的说,而夜熬和黄昏已经死了,已经没有一匹小马支持赟轩了,他们全部都在支持狼王。

“可是我……”赟轩似乎已经没话可说了。

“那如果大家没有异议的话…”

“等、一、下!!!”Sam突然叫道。“又怎么了?”镇长问道。

“我还没发言呢!”Sam“撒娇”道:“虽然我不能投票,但我还可以发言吧~”

“….你随便吧…”狼王说道,心想:“反正你也没有投票权,就算你有,又能怎么样呢?” “

呢个,大家….”Sam说道:“你们谁听到那美妙的笛声了!” “笛声?”大家都惊呼道。“就是那个十分美妙,听后会着迷并丧失一段时间意志的美妙音乐啊~多美妙…”Sam做出一副如痴如醉的样子:“如果大家都听到了的话,那那位吹笛子的小马不就可以控制整个村庄啦~”

“!”Sam的这句话似乎惊动了水溶:“大家有谁听过?”

“我!”“我。”“我也听过!”…大家基本点头。

“什么笛声啊,你们在说什么,那么严肃干什么?”狼王一头雾水,而大家都看向了狼王。“那这就说明只有狼王没有听到音乐咯?如果他在听到,那么咱么全都会被控制不是吗?”

“所以,我们现在不要想赟轩和狼王的问题了!”水溶瞬间明白了:“我们要找到那位吹笛子的小马!”

“哦,这意思啊~”狼王点了点头:“我这里能证明水母是好马,水溶是好马,还有小查。”

“我这里能证明水母和小查…”赟轩说道:“但我记得吹笛者不是早就被你杀掉了吗,狼王!吹笛者不是星风吗?”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现在就还有斯朗和滑稽小生了吧…”

“我可以证明斯朗的清白!”小查说道:“他是我兄弟!”

“那么只剩…”

“唉~不是,不是我….”滑稽小生已经汗流如雨了。而狼王也正步步紧逼,滑稽小生也在节节后退。说时急那时快,小查一蹄抓住了滑稽小生一直隐藏着的东西——一根笛子。“不是…我…”铁证面前,滑稽小生吓得晕了过去。

“虽然叫白痴,不过我脑子没什么问题”Sam小声的说道。

小生被处决后,狼王笑了笑,他对水母说道:“只用今晚了,你去……只要今晚,明天…”

“我们终于可以安心的活下去了!”

7.webp.jpg

(宝利风被杀,亿盐被带走,夜熬与水龙同归于尽,黄昏被狙杀)

第七晚…小镇只剩下8匹小马(算镇长),小镇似乎寂静了许多。

“咚咚咚…”水溶的门被敲响了。“来了?”水溶刚想准备开门,却想到要戒备一下,便拿起了那瓶紫色的药水。打开门,是狼王和善的笑容。“哦,我的朋友,这么晚了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我只是想过来看看,万一赟轩袭击你怎么办,不过看来我多虑了!”

“哈哈,没什么,进来坐坐吧…”

说罢,两位坐在了桌子边,而水溶就将毒药放在离着她不远处的地方。但她不知道的是,窗外还有另一匹小马在等待。“哦,水溶,谢谢你这么相信我~”狼王说道。“没什么了狼…”还没等水溶说完,狼王一爪子将毒药瓶挥出了窗外。“你?”水溶一惊。

“抱歉…”狼王说道:“我骗了你!”他一字一顿的说道。

还没等到水溶没想完,狼王手起刀落……

“这瓶毒药…抱歉…”水母回想起她所做过的事情,赟轩、狼王、黄昏……

“小查,我真的抱歉……”

……

早上会议前,狼王、水母、赟轩和思朗见面了。大家已经明白结局无法改变了。“恭喜你们能活到现在,不过你们已经无法赢了,不是吗?”狼王笑着说。

“……”赟轩和思朗默然。没错,现在就算这样也只是平票,而今晚他们在杀死一位,我们就已经输了。“已经输了,还要坚持吗,赟轩?”

……

“大家进入会场吧!”镇长说道。

“昨晚水溶被杀了,而小查被毒死了…”镇长说:“你们只剩下4匹小马了…”

“…”赟轩没有说话,斯朗也没有。狼王只是笑了笑:“我投赟轩,没有什么问题啊~”水母也跟票了。“好了,游戏结束了…”狼王默默的说道…

“等一下!!!!!”突然,大厅的大门被Sam一蹄踹开:“赟轩,接着!”说着,Sam向赟轩扔出了什么。赟轩接住后眼睛一亮,对着狼王说:“是啊,“游戏”终于结束了!!!”他指着狼王说:“我上票给狼王!”

“那又怎么样?”

“狼王,你给我睁大眼睛看好,这是什么!”

当赟轩将那枚闪亮的东西亮出时,狼王一下子石化了:“什…什么…警徽?!”

“镇长…只是水溶最后的决定!”Sam气喘吁吁的说,并甩了下头发:“这是水溶最后的遗言——将警徽交给赟轩……”

“那么…”镇长低下了头:“狼王将被”

“狼王…”水母看着狼王,眼里留着泪花,看着他即将走向刑台。

“我还有最后的遗言…”狼王说道。

“你说吧”

“抱歉水母,我不能陪你走到最后了…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他说着,并将一把猎枪交给了水母:“我还可以在开一枪,而我把这个机会交给你吧…”

“……”水母默然,接过了枪,但是迟迟没有选择,而狼王已经走向了刑台。“算了为了清算我的罪恶吧…”水母微笑道,并将枪对准了自己的胸口…

“我陪你……”

两声枪响后,电影结束。

(水溶被杀、小查被毒、狼王处决、水母殉情,好人获胜!)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